霍家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农门小福妻 > 第294章 回忆是甜
    

    第294章 回忆是甜

    锦园汗颜,这么文绉绉的客套一番,累死个人了,这宴席到底什么时候才结束啊?

    愁人。www.travelfj.com

    等锦园跟罐头回自己院子里,月亮都爬到桃花树上了,锦园打着哈欠看了一眼月亮,思索着明早得早起摘桃花,也没管李驯回来没有,匆匆洗漱完躺下休息。

    罐头自然也在外间睡下。

    李驯却是睡不着,刚刚宴席上推杯换盏,喝下不少,此时有些微醺,坐在房顶上一直等到锦园睡下,他也依旧坐在那里未动分毫。

    想到大哥去世,原本只剩一介残废的他,竟然获得上天垂青,来了个宋锦园,治好了自己的腿,告诉自己不要妄自菲薄,还抛头露面只身前往南城做生意,就是为了改善家里的生活,让他毫无后顾之忧地去准备科考。

    自古多有传唱那痴情女子,可痴情女子也挑对象,当初他一个半身不遂的残废,还是一个乡下穷小子,后半生几乎毫无希望跟指望,又有几个女子敢痴情?

    咳咳,当然,锦园似乎也不是对自己痴情,更多只是责任跟担当,她总说她是嫂子,理该照顾他,照顾这个家。

    真是傻透了,换做别人新婚第一天丈夫死了早就跑了,她不跑还撞墙殉志,那会儿就是看她撞墙太坚决,他才强撑着拿下那把剑救了她,赶跑了李大通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赶走李大通,然后还这个女子自由,她那么年轻,如晨曦一朵刚刚开放的山百合,他怎么忍心她守着活寡几十年。

    可她就是不去,还说要留下来努力挣钱养活他,呵呵呵,他一个男人,竟然要一个女子说来养活他,太丢人了,他当时就生气了,不想理会她,觉得她这个小丫头太气人。

    谁知道她竟然真的做饭那么好吃,还真的敢一个人上镇里卖吃的,谈生意,他真的汗颜,开始反省自己的不足,发现他完全没必要端着书生的架子,锦园都牺牲这么大了,他再矫情还是男人么?

    所以,他也无所谓脸皮,跟着锦园上街卖东西,谈生意,做她的左右手,做她的保镖,他不在乎人家怎么说他,他只要锦园高兴就好。

    锦园说你画画吧,他就画了一对锦鲤贴罐头上;锦园说你准备科考吧,他就开始用功读书;锦园说给你说亲吧,哦,不,他才不同意呢。

    要是把她自己说给他,那他愿意,别人再好,也不是他的心头好。

    大哥,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吧?不介意我代替你照顾她,她真的太好了,我不想把她让给别人,我知道自己很自私,可我就是忍不了她嫁给别人。

    临近四月的晚风真的很凉,李驯打了个喷嚏,抽了抽鼻子,翻身下来去屋里睡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天才蒙蒙亮,锦园就翻身起来穿了改良的衣服去院子里摘桃花,罐头还在外间床头睡的正熟,嘴里嘟囔着什么,一听竟然是吃的。

    估计啊,以后哪个小子拎一提糕饼就把这丫头骗了。

    “驯儿?!”

    锦园没想到李驯竟然也这么早起,正在园子里练剑,身姿优美,少年舞剑,晨鸡报晓。

    “我也来。”

    锦园说着也上前跟着李驯练剑,李驯顿时放慢了速度,一招一式带着锦园慢慢来。

    一番练剑下来,出了一层薄汗。

    “锦园,你这么早起做什么?”李驯递过去手帕替锦园擦拭汗珠,被锦园躲过去,自己捏起手帕轻轻擦拭额间的细密汗珠。

    李驯心沉了沉,很快恢复如初。

    “我早起摘桃花啊,还不是罐头那个丫头,前儿个从京兆尹府里赴宴回来,非要说什么喝桃花酿。”

    锦园絮絮叨叨的说,这边李驯已经飞身起来采了一片花瓣递给锦园:“是这个吗?”

    锦园接过花瓣,上面还沾着晨曦的露珠,凉凉的:“嗯,驯儿,是这个,不过,你刚练剑完,还是别这么浪费体力了,帮我搬个梯子来吧。”

    李驯还要主动请缨上梯子摘桃花,被锦园拦住,见李驯不解,锦园红着脸解释:“需得闺中女子采摘,味道才完美,我虽嫁于你大哥,但……”接下来的话,不说李驯也知道。

    李驯悻悻然下来,脸色颇有些不忿:“这是什么规矩?怎么女子的手就香甜一些么?我也是待字闺中的男子嘛。”

    “噗,”锦园笑看李驯,“你呀,就是小孩子心性,这事儿还有什么好争论的?其实,我就是觉得你手笨,摘的桃花花瓣都散了,这才寻了个理由,你还当了真。”

    李驯这才明白刚刚被锦园戏耍了,白净的脸皮涨红,心中一阵激荡,伸手就想将锦园捞在怀里,被锦园躲过去:“我上去了,你帮我扶着梯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提步上前,没几下就上去梯子,李驯只得依言扶着梯子,准备随时接应锦园。

    锦园摘完桃花,见一旁杏花开的正好,于是又将杏花摘了个遍。

    李驯看着几乎一半光秃秃的桃花树跟杏花树,哭笑不得:“锦园,你将花瓣摘完了,还怎么结桃儿杏儿?”

    锦园“哎呀”一声,拍了脑袋惊呼:“我给完了。”

    这模样简直可爱的紧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云轩家树儿多,不在乎这一二颗的。”

    锦园拍拍胸口给自己找个理由。

    李驯简直拿锦园没办法,出声道:“我去做早饭,你……要么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想说他来洗花瓣,可怕锦园又嫌弃,只得作罢,转身去后厨做早饭去了。

    将花瓣洗干净沥水,锦园也去后厨帮忙。

    等做好了饭菜,罐头起床了,庄云轩也闻着味道过来了:

    “咦,今儿个味道不一样,难不成换了个人做?”

    见李驯围着围裙端着盛粥的陶罐走出来,庄云轩咂舌:“都说君子远庖厨,我看你这君子快成厨子了,你就不怕同僚们笑你么?”

    李驯满不在乎:“如果做君子就是让锦园一个人忙前忙后,我宁愿不当君子。”

    庄云轩看了眼锦园,见锦园神色未变,对李驯的这种不要脸的直白深表佩服,捏过瓷勺给自己盛粥,被李驯打掉手瞪过来:

    “我要给锦园盛粥。”

    庄云轩: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