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一梦来到青春时 > 第1282章:我不回去,安魅会很危险
    温雯雯站起来,打开自己的医药箱,拿出针包。

    把他的上衣解开。温雯雯对泽光说。

    泽光眉头顿时皱了起来,你要在他胸口施针?

    温雯雯拿着银针的手顿了顿,点头,语气颇为无奈,三个月前,我就已经开始在W的胸口处施针了。

    泽光背脊一僵,三个月前!

    W体内的毒大部分存在于血液里,他记得,最开始温雯雯给W施针控制毒素蔓延的时候是从四肢开始的,后来渐渐的增加了后背的肩膀,再后来,是头部,还有腰部……

    如今,居然已经在胸口处也开始施针了吗?

    而且已经持续了三个月!

    那说明……

    泽光紧紧的握着拳头,只觉得浑身血气翻涌。

    胸口,距离心脏最近的位置……

    W竟然一直都瞒着他们。

    温雯雯看着泽光脸上的神色,心里徒然生气一种无力感。

    解开把,我要给他施针了。温雯雯开口道。

    泽光深吸了一口气,这才解开了W的病服,露出了和他脸色一样苍白的胸膛。

    因为过敏反应的原因,他全身都长满了小红点,就连胸膛上也是。

    温雯雯戴上手套,手指在W胸膛上找准璇玑穴,轻轻按了按,然后拿着消毒后的银针扎了上去。

    下一个是华盖穴……

    连着在W的胸膛上施了三针,温雯雯最后又在他锁骨的地方施了两针,一共五针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之后,温雯雯取针。

    泽光将W的衣服扣好,盖上被子,正好第一瓶药水快输完了,他又按铃叫来了护士。

    护士换了瓶药水,还没离开,W就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温雯雯一见他醒来,心里松了一口气,W,你醒了!

    W!泽光站在床边,眉头依旧没有舒展半分。

    嗯……W轻声嗯了一声,感觉喉咙又干又痒又痛,话都说不出。

    你的喉咙肿了,最好二十四小时之内不要说话,有什么话等消肿后再说。护士开口提醒道。

    W黑眸冷淡的看了护士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待护士离开后,泽光扶着W坐起来,温雯雯倒了杯常温的水给他。

    W喉咙痛得厉害,只喝了一小口就喝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把杯子递给温雯雯,然后看向了泽光。

    泽光会意,道:我已经让安魅去机场接四爷了,这个点应该已经接到他们在回别墅的路上了。

    W眯了眯眼睛,没什么血色的薄唇抿成一条线。

    看出W似乎有话想说,泽光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,你想说什么?

    既然说话不方便,那就只有打字了。

    W在手机上打下一行字,然后就将手机丢给泽光。

    马上回别墅!

    泽光看着手机上的字,皱了皱眉,安魅应该能应付四爷,你现在……

    泽光的话还没说完,W就掀开了被子,准备拔掉手背上输液的针头。

    温雯雯看出他的意图,连忙抱住了他的手臂,W!你干什么,不要命了!

    W眸光一闪,向温雯雯投去一个严厉的眼神。

    泽光也按住了W的手,神色严肃,你的情况还不稳定,现在不能出院,至少要在医院观察十二小时。

    W冷眼盯着泽光,依旧想要下床。

    让!W忍着痛,从喉咙里蹦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温雯雯和泽光的眉头不由得皱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W,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情况有多危险,现在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,万一……

    W一个眼神扫过来,温雯雯下意识的闭了嘴。

    泽光见W一直坚持,没办法,只能退一步,道:你要是实在不放心,让温雯雯在这里陪着你,我回别墅去!

    放!W盯着被泽光按住的手臂,语气不容商量。

    你!泽光咬着牙,又气又恼。

    你就作死吧!温雯雯忍无可忍,狠狠的怼了一句,身体是你自己的,你这么想死,谁也救不了你!

    W张了张口,想说什么,但是喉咙突然涌起一阵腥甜,他马上又咬紧了牙关。

    W一把从夺过W的手机,打下一行字递给他看:

    ——我不回去,安魅会很危险。

    短短一句话,让泽光和温雯雯同时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机场。

    安魅开着辆暂时抢来的保姆车,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机场。

    温肆所坐的航班在十分钟以前就已经抵达了机场。

    安魅在出站口,一边张望,一边在心里祈祷温肆还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他没有温肆的电话,自然也没法给他打电话问他现在在哪里,只能在机场到处找。

    安魅总共也没见过温肆几面,上一次见他,还是在两三年前,那个时候W在和温肆接视频,她正好正在W的身后,看了几眼屏幕里的温肆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应该没多少变化吧。

    安魅。

    安魅在人群中穿梭,正到处找着温肆的身影,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叫自己。

    一个男声,很陌生。

    安魅一回头,就看见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人站在距离自己不到十米远的地方,他盯着他,脸上带着温和的笑。

    安魅小姐。男人又叫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你是?皱了皱眉,这个人,好陌生,他应该不认识。

    男人笑了笑,微微侧开身子,旋即,安魅就看见了他身后那个坐在机场大厅椅子上,穿着一身藏起色中山装,带着圆形墨镜的男人。

    安魅背脊一僵,连忙反应过来,走上前打招呼,四爷!

    温肆今年五十好几,头发却不见半点花白,高鼻梁上经常戴着一副圆框的墨镜,嘴角永远都是上扬的,开心的时候也是上扬,生气的时候也是上扬,一副永远让人看不透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安魅很意外的是,这么多年,温肆居然没有什么变化,感觉脸上的皱纹都没有增加一点。

    呵呵,这位就是W的左膀右臂安魅小姐啊,长得可真是好看。坐在温肆身边的女人突然笑道。

    安魅余光瞟了一眼这个女人,同样很陌生,她以前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她正准备说什么,那个女人又说话了,虽然你长得好看,但是也不能成为让我们四爷在这里等了十几分钟的理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