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大王他总在跪榴莲 > 035颠倒黑白
    想到方才偷听到的那番话,乞颜摸着胡子心道:小丫头喜欢赫连昭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做什么,真是没眼光。

    赫连昭的外形看起来,比较贴近夏国人。

    而在乞颜这种比较极端的草原人看来,夏国男人都是油头粉面的,一个男的还涂脂抹粉簪花,弄得跟个娘们儿似的。

    男人就应该有点男人样子,就像他们纯正的草原男人这样,长得魁梧挺拔,满身肌肉,留着胡须,这才叫男人。

    一边腹诽,乞颜一边找到了正在与朝臣们议事的赫连昭。

    赫连昭拿出先前夏西禾画的那幅苜蓿草的图,给众臣观看,下令让他们去西域找这种草,并且记得把种子带回来,多带一些。

    赫连昭自上位起,便显示出自己的雷霆手段,说一不二。

    朝臣们对他的意见,从来只有遵从,没人敢反对。

    看着这幅画,众臣都有点不解,但纷纷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舅舅也来了?”看到乞颜,赫连昭明显心情不错,“过来这边坐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刚刚还在想你去哪儿了。”

    乞颜抱拳低头:“末将参见大王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有些厌恶这夏人的礼节,但偏偏赫连昭什么都要学夏国人。

    “大王看起来,似乎心情不错?”乞颜问道。

    当然不错,他恶劣地想着,毕竟刚才吃了个饱,不管谁能睡到王后那样的尤物,都会心情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没错,”赫连昭把那幅画递给他看,“舅舅可曾见过这种草么?”

    乞颜低头看了一眼,回想着自己这些年的所见所闻:“似乎见过,在西边,大王想要此物?”

    “对,”赫连昭很干脆地回答,笑道,“炼丹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此物可以炼长生丹。”

    乞颜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且不说赫连昭年纪轻轻,才二十出头,为何这么早就开始考虑长生的问题。

    便是他发动这么多朝臣,为自己找一株草,就为了追求长生那么虚无缥缈的事情,就已经够荒谬了。

    乞颜心中冷笑,果然是乳臭未干的小子,不学夏国点儿好的,学夏国皇帝炼丹。

    “是,”乞颜低头抱拳,“末将定会为大王寻来此物。”

    最好让赫连昭沉迷炼丹,不问国事才好。

    见乞颜信了,赫连昭微微笑着,整了整衣襟,故意对乞颜露出自己腰间的新荷包。

    那绿色绣着屎黄色“爱心”的荷包,就这么在赫连昭腰间晃来晃去,存在感十足。

    乞颜非常有眼力见儿地询问:“大王,不知这荷包是……?”

    赫连昭闻言,故作矜持地瞥了荷包一眼,淡笑道:“是王后亲手所绣,赠与本王的。”

    他拿起那荷包欣赏,不经意间对乞颜露出荷包的全貌,还专程倒过来让他看到那个爱心,感叹道:

    “王后本是金枝玉叶,十指不沾阳春水,竟特意为本王绣了个荷包,本王实在是感动至极。虽然绣得一般,却着实是一片真心,本王这才随身佩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怎么会?”乞颜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,看着那坨屎黄色的东西,怎么也没看出来绣的是什么,只能绞尽脑汁搜肠刮肚地闭眼吹,“王后绣工精湛,巧夺天工,这荷包别具一格,与大王十分相配。”

    赫连昭故作淡然地点头:“舅舅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我们草原女子大都粗犷豪放,做不来这精细活儿,这才显出王后的特别来。”

    这是明里暗里挤兑乞颜家里那几位不会女红了。

    乞颜硬着头皮继续称赞:“……王后既然是王后,自然是特别的,岂能人人都与他一样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乞颜四下一看,忽然道:“大王,末将有一事想向大王禀明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见乞颜看了看其他臣子,赫连昭遂挥手让他们下去,看看这舅舅能说出些什么来。

    赫连昭了解他这个舅舅。

    草原上家族相残,抢夺王位的戏码,已经上演了不知道几百年。

    乞颜野心勃勃,一直在觊觎王位,而他本人在草原上威名赫赫,有不少的追随者,赫连昭不便随意处置,只能另寻他法。

    待众臣退下,乞颜似乎做了很大的心理斗争,才突然跪下来,低头道:

    “末将要说的事,本是大王家事,末将身为臣子,不应过多干预。”

    “但末将也是大王的长辈,看大王对王后一片真心,有些事情,实在是不吐不快。”

    赫连昭脸上的笑容淡去,看着跪在地上的乞颜,眼神略显阴冷。

    乞颜这是……想说与夏西禾有关的?

    “舅舅请说。”赫连昭淡淡道,“你既是我长辈,有些事情直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乞颜遂娓娓道来,讲述自己方才去王帐寻找大王,但大王不在,他无意中听见了王后与那老嬷嬷的交谈。

    “末将、末将听见……王后与那老嬷嬷哭诉,说他本是男儿,却被大王强迫,行女子之事,心中羞愤难言,恨不能一头撞死了之。”

    “但为了两国和平,却不得不忍气吞声……”

    “嘭”一声,赫连昭打翻了手边的一大摞奏章。

    乞颜吓了一跳,头垂得更低了。

    男人目光冰寒,脸色沉郁,冷冷盯着乞颜:“继续说下去,忍气吞声,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得不忍气吞声,委身于大王,只期望大王不要对夏国用兵,他便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赫连昭冷笑一声:“好一个羞愤难掩,好一个不得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王息怒。”乞颜劝道,“莫要气坏了龙体。”

    “为这样一个虚情假意的人动怒,实在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值得。”赫连昭站起身来,双手负在身后,他居高临下,浅褐色的眸子注视着乞颜,“不过,舅舅方才去王帐找我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乞颜一愣,这只是个借口,他还没来得及编。

    不过幸好赫连昭看他答不出来,也没追问,拿起一旁果盘中的橘子,冷着脸一把将橘子捏碎,黄色的汁水都飞溅到了乞颜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下去吧。”赫连昭道,“此事本王自有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舅舅只需要记得,不该说的话不要乱说,关于王后的事,如果让本王发现透露出去半个字。”

    他豁然看向乞颜,眸中杀意流露。

    “末将明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