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大王他总在跪榴莲 > 033大王发现你男儿身了?
    “是么?”赫连昭眼眸微深,抬眸看了夏西禾一眼,低声道,“王后教我?”

    夏西禾咬着下唇,在梨和画画之间衡量了一下,觉得还是画画好点儿。

    于是握住男人手腕,带着毛笔在自己胸前作画。

    由于角度问题,再加上痒和羞耻,夏西禾的手没有平时作画那么稳,线条都是颤抖的。

    赫连昭不满:“王后方才不是还画得好好的么?怎么现在连线都画不直了,莫不是敷衍本王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夏西禾把毛笔拿到一边,主动倾身吻住男人嘴唇,低语,“别画画了,大王。”

    他握着男人的腰带一扯,衣襟散开。

    夏西禾决定主动出击,让赫连昭别搞那些幺蛾子了。

    直接干脆一点儿不好么?

    然而赫连昭怎会如他所愿?

    事后夏西禾才发现,吃橘子也比毛笔强。

    毛笔虽然细小,却是用狼毫制作而成,细而软的狼毫滋味足以把夏西禾逼疯。

    但男人于这一事上从不会对夏西禾心慈手软,弄得他一直哭,躺的草地都快被他给揪秃了。

    而且夏西禾用实践证明,赫连昭确实很清热利尿,应该比苜蓿好用。

    夕阳西下,筋疲力尽后的夏西禾惨兮兮地躺在草坪上,后背细嫩的皮肤被草给戳红了一片。

    他拉开自己杏粉色的裙摆,哑着嗓子可怜地抱怨:

    “……裙子都被弄脏了,不能穿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回去呀?”

    赫连昭捡起自己的外袍,盖在少年纤瘦的身体上,直接将人拦腰抱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能回去?”赫连昭淡淡道,“这样不就行了么?”

    “别!”夏西禾勾住男人的脖子,露出来的两条纤细的手臂洁白如玉。

    “会被人看到的……”他脸皮薄,哪里愿意仅盖一件男人的外袍,就这么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,被男人给抱回王帐。

    “放心,他们不敢看。”满足后的男人格外好说话,“谁敢看你,我就挖了他们的眼珠子。”

    夏西禾垂眸看了一眼地面:“可是还有我的衣裳……”

    那衣裳脏兮兮的,弄成那个样子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发生过什么。

    尤其是……上面还沾了可疑的黄色液体。

    “扔了。”赫连昭说,“再让绣娘给你做新的。”

    夏西禾突然感受到了小说里写的那种被霸总宠爱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还是说你想自己走回去?”赫连昭问,“还能走么?”

    感受了一下腿部的酸软无力,夏西禾觉得不能。

    不行,他还是太弱了,要好好练功,多多锻炼,不能每次都被男人弄掉了半条命。

    “又或者,你在这里等我,我去给你拿干净的衣裳来换上,再回去?”赫连昭“好心”地提出第三个选择。

    夏西禾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他岂不是要一个人光溜溜地在这儿等赫连昭?

    夏西禾连连摇头,把脸埋进男人怀里,小声道:“那还是……大王抱我回去吧,劳烦大王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赫连昭得意地翘起唇角。

    夏西禾想想不太解气,恨恨地在男人胸口砸了一拳头:

    “都怪你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赫连昭非要追求刺激,怎么会让他沦落到现在这么尴尬的境地?

    然而他自以为用了很大的力气,可他本就力道不如赫连昭,而且现在体力消耗殆尽。

    拳头落在赫连昭身上,软绵绵的,一点都不痛,反倒像情人的娇嗔。

    赫连昭被他的拳头砸得心痒痒,只觉得自家王后是越发可爱了。

    赫连昭抱着夏西禾回到王帐的消息,很快就如长了翅膀一般,迅速传遍整个北凉王帐。

    虽然夏西禾的身子被赫连昭的衣袍遮挡得严严实实,只露出一截藕臂,一小截雪白的小腿,脸都没露出来,也没人敢仔细去打量夏西禾通红的耳尖。

    可这场面,任谁看一眼,也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众人不禁咋舌,大王对这位夏国第一美人,当真是宠爱至极,早两年便委身赫连昭做妾的萨仁,可从没享受过王后待遇的半分。

    而在赫连昭抱着夏西禾离去之后,那片草地里,走过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此人年近四十,生得浓眉大眼,面部轮廓深邃,是典型的草原男人长相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与巴特尔生得有七分相似,多半便是巴特尔的父亲,乞颜大将军,赫连昭麾下一名大将,同时也是赫连昭的舅舅,全名乞颜.巴图。

    乞颜.巴图穿着草原人的服饰,而不是中原夏国人的。

    他走到赫连昭和夏西禾方才停留的位置,往地上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只见一片草地被两人给压倒了,而夏西禾的衣裙还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乞颜蹲下身,捡起夏西禾的衣裙,低下头闭上眼睛,深深嗅了一口。

    一股淡淡的香味钻入鼻腔,光是闻着这香味,他便能想象到那夏国第一美人的可口。

    乞颜露出陶醉的神情,抬头望向二人离去的方向,脸上浮起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王后的声音如此甜美动人,叫起来像只小母猫。

    而夏国女人个个肤如凝脂,皮肤比豆.腐还滑嫩,作为夏国第一美人的王后,不知会是什么味道。

    乞颜舔了下嘴唇,开始有点期待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夏西禾自从被赫连昭抱回王帐后,就羞耻得不想见人,一直蒙头在被子里不肯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赫连昭走后,萱姑姑来叫他,他还蒙在被子里。

    “王后,王后?”萱姑姑拉夏西禾的被子,“您出来一下,奴婢有话问你。”

    夏西禾慢吞吞地探出半个脑袋,黑亮的眼睛还隐约有点发红,嗓音微哑: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萱姑姑见此,顿时心里跟明镜儿似的。

    她把绿竹和红莲都打发出去,让他们守在门外,不许他人靠近。

    这才坐下来,迟疑着问夏西禾:“大王他……临幸你了?”

    夏西禾:“……”

    用不用这么直白?

    想到现在北凉王帐所有人都知道,赫连昭在野外宠幸了他,夏西禾就脸上烧得慌,恨不得把赫连昭抓起来暴打一顿。

    “……嗯。”否认也没什么意义,对着自己最信任的人,夏西禾只能硬着头皮承认。

    谁知萱姑姑紧跟着便问:

    “那么大王也发现你的男儿身了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