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大王他总在跪榴莲 > 032“画画”
    夏西禾以手掩面,只希望其他人也不要看出来,更不要告诉赫连昭真相。

    否则他笃定自己会死得很惨。

    这个美丽的误会就让它继续下去吧。

    赫连昭腰间突然多了奇形怪状的荷包,自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身边每经过一个人,都要定睛看两眼那荷包,然后越看越疑惑。

    赫连昭大方地让人看,搂着夏西禾的腰,对他低笑道:

    “本王原以为王后不会女红,没想到还是会一点的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,你绣的这颗爱心,虽然方向反了,但还有模有样的。”

    夏西禾:“……?”

    爱心?夏西禾出离地愤怒了,他绣的是便便,怎么能看成爱心?

    赫连昭是不是眼睛有疾?

    可惜这话不能说出来,夏西禾只能扯出虚伪的假笑,谦虚道:“不敢,大王过奖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确实是不懂女红,在姑姑的教导下,才勉强绣出这么个玩意儿,还好大王不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不嫌弃。”赫连昭搂着夏西禾在一望无际的草坪上悠闲散步。

    然而因为今年春季干旱,这一片草地上的草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夏西禾想到方才朝臣们提及草料不够的问题,决定主动展现自己的才能,说道:

    “大王,关于草料不够一事……我有一计,兴许有用,不知大王可有兴趣?”

    “哦?”赫连昭眼睛微眯,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草原地区本就干旱,而今年更是干旱到牧草都受影响的程度。

    若是往年遇到这种情况,北凉的一贯做法是南下攻打夏国,问他们讨要一些粮草,来度过这段艰难的岁月。

    这叫做“找食”。

    而那些比较瘦弱的马匹,熬不过去的,就提前贩卖给中原地区,用来减轻牧草的压力。

    反正卖过去的都是质量不好的马,加上中原骑兵本就孱弱,北凉王帐也不用担心养虎为患。

    “或许,”夏西禾笑了笑道,“我能直接解决牧草的问题,让大王再也不用担心牧草不足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赫连昭虽然不认为夏西禾一个中原人,能有什么好办法蓄养牧草,但以他对夏西禾的了解,这人不是会说大话的类型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一些纸笔。”夏西禾道。

    赫连昭遂立刻吩咐随行的仆从去拿纸笔来。

    夏西禾盘腿坐在地上,用拿来的上好宣纸湖笔,寥寥几笔,便画出一种植物。

    其长着羽毛状复叶,边缘带锯齿,花很小。

    画完,夏西禾还在旁边标注上具体细节:花冠黄色,无香草气味,一年生或多年生草本植物。

    原主是皇子,虽然不受宠,但琴棋书画什么的,都是必修课。

    夏西禾捡了原主的便宜,写得一手娟秀飘逸的好字,又画得一手灵动逼真的画。

    写完,夏西禾递给赫连昭,笑道:“大王且看,此物名为苜蓿。若是大王能找到此物,极为耐旱,而且生长速度快,营养丰富,是最为优良的牧草。”

    “此物产自西域,大王若能寻到此物,在北凉广泛栽种,牧草不足的问题迎刃而解。”

    “并且,这苜蓿人也可以食用,而且还可入药,有清热利尿、除湿退黄的功效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说得这么神奇,赫连昭本能地有些怀疑。

    “自然,”夏西禾笑道,“我何曾骗过大王?”

    赫连昭摩挲着纸张,深深把纸上的图案刻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男人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夏西禾突然意识到,他刚嫁过来那天晚上,就想骗赫连昭。

    ……只是没骗成功而已。

    夏西禾窘,忙道:“那次不算,在那之后,我可是从没骗过大王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况,”夏西禾用一副纯真又诚恳的眼神看着男人,“夏国有句俗话,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嫁给大王,就是大王的人了,这里才是我的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是全心全意为大王着想,希望北凉繁荣昌盛的。”

    “暂且信你,”赫连昭把纸张折起来,淡淡道,“但王后这话是想说,本王是鸡还是狗?”

    夏西禾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夏西禾勉强笑道,“这只是一句俗语,并不是特指大王。”

    他总觉得有点危险,于是身子缓缓往后缩,想逃离赫连昭的控制范围。

    但是他刚动,赫连昭便察觉到了他的意图,直接抓着夏西禾的小腿把人拉回来。

    他欺身压在夏西禾身上。

    一米多高的草挡住了草丛里的人。

    夏西禾乌黑柔顺的长发铺散在碧绿的草地里,背后的草扎得他有些痒。

    而身上赫连昭一副想把他吞了的眼神,又看得夏西禾有点慌。

    手掌抵着赫连昭胸膛,夏西禾不安地问:“大王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赫连昭低笑一声:“给王后清热利尿,哪里用得上它物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便可以。”

    夏西禾:“……?!”

    神他妈清热利尿,我才不想!

    然而胸前的衣襟已被撕开了,两个梨滚出来。

    赫连昭拿起那梨,一笑:“王后现在也不喜欢桃子了?”

    “我梨也不喜欢了!”预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夏西禾脸颊绯红低吼。

    “这梨可是夏国来的,王后怎么能这么挑食呢?”赫连昭吻了吻他的嘴唇,“本王得给你治治这挑食的毛病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……”橘子和桃子都是软的,梨却是硬的,而且个头还那么大。

    夏西禾吓得要哭,捂着脸摇头。

    “罢了,”赫连昭捡起方才被夏西禾扔到一边的毛笔,笑着在他裸露的胸口落笔,“那就换种方式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水果吃多了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毛笔细软的毛擦过身体,夏西禾敏感得一抖,抓住赫连昭的手腕,目露恳求。

    “方才王后展现出来的画技如此精湛,本王想讨教一番,请王后教我画那苜蓿,不知可好?”

    夏西禾觉得不好。

    但是比起吃梨,画画总是强一些……

    夏西禾衣衫半解,低头看着赫连昭以他的身体为画纸,在上面作画。

    但皮肤没有宣纸那么好的吸水性,多余的墨汁在落笔按压中顺着皮肤滑落。

    夏西禾捉着赫连昭的手腕,低声道:

    “这里落笔应该轻一点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