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大王他总在跪榴莲 > 020王爷这是被打板子了?
    胸口一痛。

    夏西禾从来没被人打过那种地方,顿时红了眼睛,又是羞又是恼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赫连昭真要拿箭射他呢,都做好了受伤的准备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人所谓的练箭,竟是这么个练法。

    夏西禾又急又气,吐出嘴里的橘子,怒道:

    “你往哪儿打呢,能不能瞄准点儿?”

    男人在不远处发出一声凉凉的低笑:“本王瞄得很准啊。”

    夏西禾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后,”赫连昭淡笑着开口,“你看本王这准头与你相比如何?”

    夏西禾本想嘲讽他一番,但又不能承认自己先前是故意射他头发,只好冷哼道:“也就一般般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赫连昭又拿起了一颗葡萄,抛了抛,问夏西禾,“王后不仅眼神不好,耳朵也不好了?”

    “方才本王提醒过你吧,如果把橘子咬破,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夏西禾:“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惩罚,夏西禾慌了。

    好汉不吃眼前亏,他还是认怂吧。

    夏西禾忙可怜兮兮地求饶:“我不是故意的,大王,刚才的不算,咱们从现在开始算吧。”

    赫连昭微微一笑:“这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这天,夏西禾吃橘子吃了个饱。

    从这天以后,夏西禾再也不想吃橘子了,他讨厌橘子!还有葡萄!

    夏西禾身上被男人用葡萄砸得到处都是红印,尤其是那几个特殊地方,赫连昭很喜欢拿葡萄砸。

    疼倒是其次,夏西禾不怕疼,他怕的是那些羞耻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练箭”结束后,夏西禾被男人从木板上放下来,也不解开他眼睛上蒙着的布条,便按着他一番索要。

    昨夜消耗的元气还没恢复过来,夏西禾如今这孱弱的小身板儿,真是受不住赫连昭强悍的体魄。

    到最后,又是一边哭一边求饶。

    等到结束,夏西禾疲倦得睡了过去,一觉醒来,已经是傍晚。

    夏西禾倦怠地扶着腰下床,看到萱姑姑听到动静,走进屋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!”萱姑姑小声叫道。

    萱姑姑年纪大了,身体不好,自从昨日抵达北凉之后,整个人就昏昏沉沉的,又是吐又是发烧。

    夏西禾便安排她去歇息,没让她做事。

    今天一觉睡到下午,醒来后听人说,夏西禾今日与人比试骑射,射了赫连昭的头发,吓得半死。

    赫连昭的残暴名声,当今天下谁人不知?

    看到夏西禾一脸菜色,萱姑姑还以为夏西禾受了欺负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红了眼圈,连忙扶着夏西禾坐。

    夏西禾刚一坐,就屁股疼。

    “王爷这是……?”萱姑姑疑惑。

    夏西禾抿着唇,脸色发黑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萱姑姑便自动理解成,夏西禾被赫连昭打了板子。

    萱姑姑愈加难过,忙为夏西禾拿来一个软垫,垫在椅子上让他坐。

    “王爷从小就没接触过骑射,何苦与他们比试?”萱姑姑低声道,“幸好只是射中大王头发,没把他射伤,不然可不只是打板子这么简单了。”

    “叫我王后。”夏西禾用女声提醒,“小心隔墙有耳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萱姑姑忙低声应道。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我被他打板子了?”夏西禾问。

    萱姑姑叹气道:“您看您坐都不能坐,不是被打板子了又是什么?奴婢知道您不想让奴婢担心,但也不必这都瞒着奴婢。”

    夏西禾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那是被打板子了吗?

    不过也罢,总比让萱姑姑知道他被人那啥了要好。

    夏西禾无力地说:“先给我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夏西禾嗓音沙哑,嗓子眼火辣辣的发痛,嘴里还残留着某种奇怪的味道。

    喝了水之后,夏西禾总算觉得那种奇怪的味道淡了些。

    想到昏睡前发生的事情,夏西禾紧紧捏住自中原而来的青花瓷茶杯,差点咬碎一口银牙。

    没捏碎。

    夏西禾更沮丧了:不行,他得好好练功,赶紧恢复到以前的身手,才能不总是这样受制于人。

    “王后,”萱姑姑看他喝完水,便问道,“大王发现你是男儿身没有?”

    萱姑姑一问,夏西禾就猛地呛了一下,剧烈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何止是发现,当时发现的场景简直太惨烈了。

    发现之后他的下场更惨烈。

    但如果他回答说发现了,就得向萱姑姑解释为何赫连昭没发飙要了他的小命。

    而这个问题……很难解释,夏西禾没那么厚的脸皮说人家看上他的脸和身子了。

    于是只好说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怎么瞒住的?”萱姑姑好奇。

    夏西禾含糊其辞:“他没让我侍寝。”

    萱姑姑正疑惑,突然听到王帐外传来一声狗叫。

    萱姑姑吓了一跳,尚没来得及问出口,就看到一条大狗从王帐外冲进来。

    这大狗长得是膘肥体壮,浑身覆盖着棕黑色的皮毛,油光水滑,一看就喂养得很好。

    粗略一看,估摸着有一百多斤,和一个成年人差不多重。

    而且,这是一头猎犬!

    旋即,一个仆人急急忙忙地跑进来,跪倒在地:

    “王后息怒,小人看管不力,让大王的爱犬溜了进来,还请王后恕罪。”

    那猎犬一闯进王帐,看到里面有两个陌生人,便狂吠起来,冲着两人汪汪直叫。

    吓得萱姑姑连忙挡在夏西禾身前。

    闻言她斥道:“既然知罪,还不快把这畜生牵走,若是伤了王后,你们担当得起吗?”

    王帐外却忽然传来一声轻笑:

    “惊雷可是大王的爱宠,比人还尊贵,谁管它叫畜生,不想活了吗?”

    那声音有些耳熟,夏西禾定睛一看,一个身穿藕荷色衫裙的女子掀开帘帐走了进来,正是半日未见的萨仁。

    “惊雷?”

    仆人牵着惊雷脖子上的绳索,使劲儿把它往后拉。

    但惊雷却不住地冲两个陌生人叫。

    “这是大王养的?”夏西禾问。

    “回王后,是的。”那仆人道。

    夏西禾打量了惊雷一眼,这猎犬目露凶光,满脸都是凶性,一看就不好惹。

    难不成……传说中赫连昭养了一头猎犬,用人肉饲养,也是真的?

    正当夏西禾瞎想时,那头猎犬突然挣脱仆从,一下子朝夏西禾扑了过来,将夏西禾扑倒在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