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大王他总在跪榴莲 > 019“练箭”
    赫连昭的言行举止、穿着打扮,都学的是中原人的样式。

    一头乌发用金冠束起,插着一支玉簪,固定住头发。

    简单的束发却尽显王者的尊贵之气。

    然而此刻,一支箭矢破空而来,直接射中赫连昭的头发。

    发冠落地,玉簪摔在草地上,男人头皮被扯得生疼,一头乌黑的长发飘然散落,垂至双肩。

    夏西禾原本就是故意的,想戏弄一番赫连昭。

    没想到看到男人长发散落时,他恍惚间好像看到古装电视剧里女主露出真容,取下发簪,长发垂落的画面。

    电视剧里的男主角此刻总是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夏西禾也呆呆地望着赫连昭。

    赫连昭五官硬朗俊美,狭长的凤目显得阴鸷森冷。

    长发并未让他显得女气,反而有种独属于男人的俊美,竟多了几分翩翩公子的味道。

    但下一刹,整个草场上,除了夏西禾和黑风,所有人都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众人神情大变,面色惨白,两股战战,齐声道:“大王息怒!”

    没有一个人敢抬头,连喘息都尽量放轻,生怕触怒原本就暴怒的赫连昭。

    就连原本在马上的塔娜,也翻身下来,伏在地上。

    夏西禾倒是没什么所谓,依旧骑在马上,见此“哎呀”一声,装模作样地道歉: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大王,妾身箭术不精,不是故意的,还请大王息怒。”

    赫连昭面色沉冷,眼睛里像结着冰碴子,冷冷盯着夏西禾没说话。

    但他浑身透露着一股山雨欲来的气势,仿佛下一刻就会爆发,把在场的人都拖出去喂狗。

    夏西禾眨眨眼,后知后觉地感觉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夏西禾轻咳一声:“那个,大王……我真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他弱弱地说。

    “您要是不满意,不如……您也射我头发一次?”

    赫连昭终于出声了,他盯着夏西禾的脸,缓缓发出一声低笑,却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然而他的话语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只听赫连昭道:

    “既然是比试,出现意外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“王后既然箭术不精,那这箭术比试也不必继续了?”

    “不行,”夏西禾立马道,“比试才刚开始,后面如何尚未可知,我才不会认输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想做王后,但就算不做也应该是他主动放弃,被人比下去可不行。

    他丢不起那个人。

    众人内心震动,大王就这么……轻易地放过王后了?

    不愧是王后啊。

    “是么,那比试继续。”赫连昭道。

    塔娜一听就来劲了,马上说:“可是大王,她已经输了!”

    “她碰到了大王的发冠,发冠也算衣物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“发冠怎么能算衣物?”夏西禾反驳道,“衣物当然是指衣裳鞋袜,发冠顶多能算饰品。”

    “发冠自然算衣物!”塔娜不服气道。

    二人辩驳得没有结果,赫连昭淡淡扫了夏西禾一眼,下了定论:“发冠暂且不算衣物,但从现在开始,发冠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凡碰到本王,不管是碰到哪里,都算输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塔娜挺不服气,但既然是赫连昭的决定,她没有异议,瞪了夏西禾一眼,只等着他继续出丑。

    竟然一箭射中了大王的头发,那下一箭还指不定射在哪儿了,在塔娜看来,这场比试自己已经赢定了。

    比试继续。

    然而让塔娜没想到的是,夏西禾的箭术好得惊人,简直堪称百步穿杨,箭无虚发,而且反应还快。

    他仿佛根本不需要看,每次赫连昭刚把橘子抛起来,塔娜甚至还没来得及把箭射出去,夏西禾的箭已经射中了橘子。

    如此赫连昭抛去了一盘橘子,全被夏西禾射中,塔娜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憋得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最后气鼓鼓地把弓箭一摔,从马上跳下来,便提着裙摆跑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她能轻松碾压夏西禾,没想到反被夏西禾碾压了。

    太丢人!

    夏国的女子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好的骑射之术?

    塔娜一跑,这场比试的结果无需宣布,获胜者自然是夏西禾。

    而等待着夏西禾的,也并不是什么奖赏。

    而是赫连昭……一副要吃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仆从们都退了下去,赫连昭披散着一头乌黑的长发,眸中带着危险的笑意:

    “王后很喜欢射箭?”

    夏西禾总有种不好的预感,挤出一抹笑容道:“还好还好。”

    赫连昭上下打量夏西禾一番:“既然王后的箭术如此精妙,不如陪本王练练箭如何?”

    “练箭?”

    赫连昭说的时候,夏西禾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但当他被赫连昭绑起来之后,夏西禾才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此刻,他被男人脱光了衣服,一丝不挂地呈大字型绑在一块木板上。

    手腕、脚腕、脖子和腰部,都被束缚固定住,让他没有任何活动的空间。

    赫连昭欣赏着夏西禾赤裸的身体,手指不经意擦过他腰际,夏西禾痒得一颤,不死心地想求饶:

    “大王,这样练箭也太危险了,不如咱们换个方式吧?”

    赫连昭抬眸看了他一眼,勾唇道:“本王觉得这样很好。”

    男人拿来一个不大不小的橘子,剥了皮塞进夏西禾嘴里,淡淡道:

    “含着,若是你咬破了橘子,汁水流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赫连昭扫了夏西禾身下一眼。

    夏西禾屁股一紧,觉得自己性命危矣。

    不仅嘴巴被塞住,男人还用布条蒙住了他的眼睛,让他看不到。

    随即,赫连昭转动木板,夏西禾整个人都随之转动起来。

    而赫连昭则走到王帐的另一侧,从果盘里拿出一颗葡萄,掂了掂,慢条斯理地说:

    “王后,本王可要射箭了。”

    夏西禾吓得紧紧闭上眼,心里祈祷着赫连昭箭法好一点,可千万别射中他。

    赫连昭远远望着少年纤细的身体,弯唇一笑,手中葡萄不怀好意地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命中——!

    夏西禾惊叫一声,霎时咬破了嘴里的橘子,酸甜的汁水顺着他唇角流下,淌到下巴上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会面临惩罚,但夏西禾却也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因为赫连昭命中了他胸前的…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