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大王他总在跪榴莲 > 018比赛射橘子
    夏西禾前世到草原上极偏僻的地方,没有车,只能骑马。

    他为了避免任务过程中由于马术不好出现意外,专门花了一段时间训练骑马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世上还没有夏西禾驯服不了的马。

    他解开缰绳,打算把黑风牵出马栏,去草场上溜一圈培养一下默契。

    结果这黑风果真是个烈性子,夏西禾拉缰绳,黑风竟然都不理他,拉不动。

    赫连昭、塔娜和萨仁都在等着看。

    夏西禾也不急,走到黑风身边,一手握着缰绳,一手握着马鞭,一踩脚蹬子,直接飞身上马,动作熟练轻盈,一看就是个骑马老手。

    塔娜顿感不妙,中原女子不是连马都不会上吗?

    但她很快就冷静下来,只是会上马而已,接下来肯定会被黑风甩下来的。

    果然,一个不熟悉的、看起来柔弱的女人骑到自己身上,黑风立马就嘶鸣着高高抬起了前蹄,疯狂跳跃,想把夏西禾给甩下去。

    但夏西禾牢牢拽着缰绳,双腿夹住马肚,降低重心,任黑风怎么甩他都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赫连昭见此,挑了下眉。

    看来他这位王后……骑术不错啊,绝大多数人都会在这一个阶段,被黑风甩下马。

    黑风见此不管用,于是腿一弯,倒下来,想把夏西禾摔在地上压死。

    赫连昭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塔娜更是吓得捂住眼睛,以为自己会看到夏西禾血溅当场的画面。

    但那种场景并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在黑风卧倒时,夏西禾早已经眼疾手快地跳开,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塔娜张大嘴巴,吃惊地从指缝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赫连昭也松了口气,旋即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。

    这位宁郡王在夏国的名声可不算好,传说他文不成武不就,性格又懦弱,是夏国皇帝最不争气的一个儿子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且不说别的,就是这一手骑术,夏国估计鲜少有人能与他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把夏西禾甩下来,黑风高高抬起前蹄,愤怒地想踩夏西禾。

    夏西禾一个侧身便轻松躲了过去,并且趁黑风不注意,再一次跳上马背。

    黑风不服气。

    整个草原上,只有赫连昭能骑它,能降伏它。

    它可不想被一个娇滴滴的姑娘骑在身上。

    黑风再次发狂一般疯狂地奔跑跳跃。

    底下几个人看着都心惊,塔娜已经吓傻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她的话,早就被黑风甩下来了,说不定已经被当场踩死,这个舞阳公主怎么……骑术这么强?!

    夏西禾艺高人胆大,啪啪几鞭子抽在马屁股上。

    黑风痛得嘶鸣一声,撒开蹄子便飞奔起来。

    黑风是一匹千里马,耐力强速度快,跑起来真如一道黑旋风似的,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塔娜张大嘴巴,望着夏西禾消失的地方:“大王……这不用去看看吗,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赫连昭沉着脸坐下来,也望着那个方向,喃喃自语,“他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塔娜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说的是这个意思吗,我是担心他会不会操控不了发狂的黑风,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他好端端地为什么不回来?

    草原上,夏西禾正在纵马狂奔,他许久没有这样舒畅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草原上的风刮在脸上,衣裙在风中翻飞。

    黑风也慢慢冷静下来,发现它身上这个人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弱,勉强接受了夏西禾骑它。

    慢慢的,夏西禾骑马的速度慢下来,回头望了眼王帐的方向,琢磨着:

    “我要不就这么跑掉算了,黑风这么好的马,赫连昭应该很难追上?”

    “等离开了赫连昭的势力范围,我变个装,随便找个嘎啦藏起来,他上哪儿找我去?”

    然而夏西禾话音刚落,黑风像是听懂了他在说什么一样,突然嘶鸣一声,不再继续往前跑了,它掉转头,疯了一样赶紧往赫连昭跑。

    夏西禾吓了一跳,连忙拽紧缰绳,摸摸马头:

    “好马儿,别着急,我还没想好回不回去呢。”

    黑风一听,跑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夏西禾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总觉得这马儿成精了,能听懂人话,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不多时,黑风就把夏西禾给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剧烈活动,夏西禾的脸微微发红,眼里闪着亮光。

    他笑着跳下马,拍拍黑风:“好马!”

    “塔娜,我现在可以跟你比了。”夏西禾转头看向赫连昭,“大王,你说个规则吧,我们怎么比,怎么算赢?”

    赫连昭的视线从夏西禾脸上移到他胸前。

    夏西禾的胸前平了一半。

    原来,刚才夏西禾纵马狂欢的时候,胸前衣襟里塞的橘子掉了一个,现在只剩下一个了。

    夏西禾立马侧过身,避开塔娜等人的视线,免得被发现。

    赫连昭勾起唇,从一旁的果盘里拿起一个橘子,抛了抛,说道:

    “你们骑马射橘子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将橘子抛起来,你们俩射,谁射的橘子多,就算谁赢。”

    赫连昭一脸玩味地捏着那个橘子,仿佛他捏的不是橘子,而是夏西禾的胸。

    想到昨晚这人是怎么吃橘子的,夏西禾耳尖微红,不自在地别过脸。

    塔娜笑嘻嘻地点头:“好啊好啊,但是大王,万一伤到您怎么办?我倒是不会,就怕公主箭术不精,伤到您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伤到本王,或是勾破本王的衣物,就算输。”赫连昭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塔娜点头。

    趁塔娜去拿弓箭,夏西禾赶紧偷拿了一个橘子,塞进自己衣服里,调整了一下位置。

    等塔娜和萨仁再次看过来时,夏西禾的胸已经恢复了正常大小,两人都没发现异常。

    赫连昭似笑非笑地拿起一个橘子,一点一点把皮剥开,露出里面黄色的果肉。

    “好了,开始吧。”赫连昭道。

    夏西禾偷偷撇嘴,这狗男人怎么大白天还在撩骚,旁边还有几个小姑娘呢,他都不害臊吗?

    夏西禾拿上弓箭,翻身上马,一夹马肚,轻喝道:“驾!”

    黑风立马奔跑起来。

    二人绕着王帐周围跑了半圈,赫连昭漫不经心地吃着橘子。

    等吃完一个橘子,赫连昭才慢吞吞地拿起第二个,轻轻抛起来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一直在关注着赫连昭的两人当即弯弓搭箭。

    然而不同的是,塔娜的箭是冲着橘子来的,唰一下便射中橘子。

    而夏西禾的箭是冲着赫连昭的发冠来的。

    唰一下,把赫连昭头发给射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