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大王他总在跪榴莲 > 016花瓶罢了
    这个变故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。

    萨仁脸色骤变,腾地站起身:“大王!”

    少女也是大惊失色,紧急想把鞭子收回来,但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夏西禾老神在在地坐着看好戏。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鞭子并没有打到赫连昭脸上。

    因为在逼近时,赫连昭一把握住了鞭尾,用力一拽。

    鞭柄脱手,飞到了赫连昭手中,就连红衣少女都被拽了一个踉跄。

    男人表情冰寒,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红衣少女和萨仁两人都吓得跪在地上,齐声道:

    “大王息怒!”

    夏西禾笑盈盈地捡了颗葡萄丢进嘴里,刚把葡萄皮吐出来,就对上赫连昭冷厉的视线。

    夏西禾脸上笑容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他板起脸,清清嗓子,拿出正宫的派头来,指着那红衣少女骂:

    “大胆!你竟敢谋害大王,是不是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你……”红衣少女委屈,“我想打的是你,不是大王,是你故意把鞭子砸向大王的吧?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夏西禾一拍桌子,“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是故意的了?”

    虽然他就是故意的,但谁也无法证明啊。

    红衣少女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她本来以为夏国的舞阳公主娇生惯养,身骄肉贵,不可能躲过她这一鞭。

    侥幸躲了过去,又怎么可能刚好把鞭子砸得偏向赫连昭呢?

    一定是巧合吧。

    萨仁帮腔道:“大王,塔娜不是故意要伤您,她的脾气你也知道,她一向最敬重仰慕您了。”

    赫连昭没理她,沉着脸对红衣少女道:“塔娜,萨仁来拜见王后,你跟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乌珠穆沁.塔娜闻言撅起嘴巴道:“我也想来看看大王的王后是什么样的人,才担得起大夏第一美人的称号。”

    塔娜瞥了夏西禾一眼:“如今一见,美则美矣,却只是个花瓶罢了。”

    塔娜言语间带着不屑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草原女子豪爽大方,会骑马会弯弓射箭,自然看不起只会女红的中原女子。

    娇娇柔柔,怎么配得上他们的大王?

    夏西禾从几人的对话中得出一个信息:这个塔娜不是赫连昭的妃子?

    不是妃子,却能这么跋扈,想来是什么大臣的掌上明珠吧。

    一直想嫁给赫连昭做他的王后,却被自己抢了先,自然看不惯自己。

    萨仁柔声道:“塔娜慎言,王后就是王后,你怎可出言不敬?”

    嚯,夏西禾在心里赞叹一声,这个萨仁挺会说话啊,一句话挤兑了两个人,他是花瓶,塔娜不敬。

    “什么王后……空有一张脸罢了。”塔娜冲夏西禾扬扬下巴,“你若不服,可敢同我比试一番?”

    “比试什么?”夏西禾问。

    “骑马,射箭……但凡你会的,都可一试。”塔娜骄傲地说,“我可是草原上骑术和箭术最好的女孩,你若赢了我,我就承认你是王后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输了——”

    “输了会如何?”夏西禾问。

    塔娜轻笑一声:“你若是输了,就乖乖地尊我为王后。”

    夏西禾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丫头还是年纪小啊,想法有点单纯。

    谁是王后,难道是看谁骑术好、箭术高吗,又不是选勇士。

    夏西禾转头看赫连昭,赫连昭又在玩橘子,看好戏。

    夏西禾咬牙:这狗男人就这么喜欢看女人为他争风吃醋?

    “怎样,你可敢应战?”塔娜问。

    夏西禾笑了:“抱歉,我不能答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