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大王他总在跪榴莲 > 009刺杀失败
    没想到男人反应比他更快,几乎是在夏西禾动手的瞬间,就抬手格挡。

    赫连昭捏住他手腕,略一用力,夏西禾手腕一痛,匕首就掉在了锦被上。

    下一刹,他被男人扼住了咽喉。

    喉骨都差点被捏碎。

    剧烈的疼痛和强烈的窒息感让夏西禾本能地挣扎起来,却完全挣不开赫连昭的手。

    该死,他连偷袭都不是赫连昭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人大概是被刺杀出经验来了,所以才反应这么快。

    眼看着夏西禾脸色越来越红,连挣扎都变得微弱了,赫连昭手上力道微松,免得把人掐死了。

    赫连昭眼睛微眯,狭长的凤目宛如结了冰,冻得人如坠冰窖。

    他寒声问:“说,你到底是谁?是那狗皇帝派你来刺杀我的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是……”夏西禾拧着眉连连摇头,艰难开口,“我没想,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夏西禾漂亮的眼眸里充满生理性的泪水,纤细的脖颈如此脆弱,赫连昭只要稍微用力,就能折断。

    也不知怎么,赫连昭就想起了两人初见时的场景。

    这人浑身是伤,清瘦秀美的脸上冰冷又倔强。

    赫连昭不由自主地便松了手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会刺杀他,想必是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。

    他松了手,捡起那把匕首,在手上把玩,坐在床沿,一条腿屈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继续说,没想什么?”

    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,夏西禾捂着喉咙咳嗽几声,喘匀了气,才断断续续道:

    “我没想刺杀你……我、我只是……不想圆房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圆房?”赫连昭皱眉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夏西禾耳尖浮起一抹嫣红,咬着下唇,垂眸道,“我只想和我心爱之人……此前我从没见过你,不认识你,也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就这样把自己交出去。”

    夏西禾仍然没忘了自己的人设,说着说着,便黯然垂泪,抬袖掩面低泣:

    “妾身是万不敢伤害大王的。若是伤了您,我也走不出这王帐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离开家乡,远嫁至北凉,举目无亲,还望大王垂怜。”

    他眼圈发红,泪光盈盈,看着真是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夏西禾原打算挟持赫连昭,逼他做出承诺暂时不碰他,再许诺一定的好处,让赫连昭不杀他——作为一个现代人,夏西禾丰富的知识,能帮赫连昭壮大他的草原。随便露一两手出来,夏西禾不信他不心动。

    没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死,连挟持这一步都没做到。

    赫连昭的反应太快了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找了个借口,虽然拙劣,但夏西禾也着实想不到更好的了。

    赫连昭森然的目光盯他半晌,冷然一哂: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已经嫁给了本王,便是本王的人,全心侍奉本王便是。你们中原女子不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么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夏西禾还想再挣扎一下,侍寝是决不能侍寝的!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。”

    赫连昭不是个有耐心的人,当即握着夏西禾的衣襟一撕。

    两个橘子滚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