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大王他总在跪榴莲 > 008洞房花烛夜
    这北凉王怎么是他在京城街头遇到的那个“山匪”?

    夏西禾眼里闪过一瞬间的震惊,旋即意识到不妙,连忙低下头,想藏住自己的异常。

    但是晚了。

    赫连昭显然也认出了他。

    男人冷笑一声,捏着夏西禾的下巴问:

    “小美人,你就是夏国的舞阳公主?”

    夏西禾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指甲狠狠掐了自己一把,强迫自己冷静。

    “回大王,是。”

    夏西禾继续用那把悦耳的女声说。

    赫连昭微微眯眼,手上力度加大,捏得夏西禾下颌骨生疼。

    他神色阴鸷,冷笑:

    “是么,我怎么看你有点眼熟呢?我们是不是见过?”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吧,大王?”夏西禾勉强笑着,尽量稳住自己的声线,娇柔道,“妾身是第一次见您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大王竟如此……神俊,妾身惊艳之下,才呆住了,还望大王见谅。”

    “惊艳?”赫连昭嗤笑,“本王怎么只看出了惊,没看出艳呢?”

    “小美人,别给我装傻,京城马车上一惊鸿一瞥,本王对你可是念念不忘。”

    念念不忘个鬼,夏西禾内心吐槽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直男,被同性这么惦记,夏西禾只觉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夏西禾佯装不解,“大王去过京城?”

    赫连昭静静看着他,那意思是:我就看你演。

    夏西禾状似思忖半晌,嫣然一笑:“大王见过的,或许是妾身的弟弟吧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有个弟弟,与妾身容貌生得极为相似。这不是什么秘密,您去京城打听一下便知。大王见的或许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赫连昭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夏西禾点头:“妾身不敢欺瞒大王。”

    “就当是吧。”赫连昭捏着夏西禾下巴的手松开,往下落,滑到他领口。

    “那是不是该洞房了?”

    夏西禾在胸前塞了俩橘子,胸口看起来也算鼓鼓囊囊。

    但……一脱衣服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大王……”夏西禾微微垂眸,双颊飞上红霞,神态间满是邀请。

    赫连昭顺势将他一推,便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夏西禾闭上眼,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。

    夏国女子温婉含蓄,不像他们草原女子般奔放,赫连昭也没有意外。

    他轻抚着夏西禾的侧脸,抬起夏西禾下巴。

    是男是女,脱了衣服便知,届时还看夏西禾如何隐藏。

    赫连昭低头,吻上夏西禾的唇。

    男人的嘴唇比女人要薄,夏西禾动用自己精良的化妆技术,才给自己化出女人一般的嘟嘟唇。

    ……效果是显著的。

    但闭着眼的夏西禾内心却一片草泥马奔腾而过:怎么一来就亲嘴啊?!

    救命,他不干净了。

    夏西禾眼睫颤了颤,并没有反抗。

    赫连昭的动作便愈加放肆,侧头亲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夏西禾被亲得一颤,耳朵就红了——这下真不是演的。

    “脖子很敏感?”夏西禾听到男人在他耳边低笑着问。

    夏西禾握紧了袖中的匕首,低声道:“妾身不知。”

    原主这身体以前想必也没有这种经历,他哪里知道脖子会这么敏感。

    赫连昭又笑了声:“放松,不必紧张。本王素来怜香惜玉,只要你全心全意侍奉本王,本王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夏西禾低声答应。

    男人的手放在了他腰上,湿热的吻沿着他脖子往下,夏西禾控制不住自己的生理反应,脖子上痒痒的,脸上不禁发热。

    他忍不了了!

    夏西禾眼神一厉,骤然动手,匕首直接刺向赫连昭的脖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