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丹师剑宗 > 第两千七百三十五章 武试
    ♂nbsp;   第两千七百三十五章 武试

    原因无他,没有其他丹方和药材,不然还能拼一拼。

    此次来这里他的目的也不是很强求,顺势而为。

    顺便还能观摩其他人的炼丹技巧,因此他早早就炼好了丹,时间也不过才过了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练完丹药的他,此时他才有空看其他参赛者的比试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方法都不一,但是殊途同归,神识开炼。

    前排的一个青年,此刻他的炼丹过程已经到了融丹的阶段,在融的时候,那青年用了几次手法,每种手法都不同,其中还把几块中品魔晶拿了出来,放在了丹炉下面,然后神识一击触碰之下产生了大量的魔气包裹着丹炉。

    旁边的那个青年则是把药材放进丹炉之后再吸进肚子里,静静的打坐着,约莫过了一会,一些青烟从他身体四周散出。

    “久闻天家的以体炼丹之法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旁边的青年在炼制的时候,竟然分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那吞了丹炉的青年缓缓地对他点头。

    “以体炼丹,在下还未曾到这一地步。倒是阁下的炼丹之法也同样奥妙无比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阁下是那隐秘的世家,药家吧!”

    “这你也知道!”那青年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们药家出山了!”

    “我溜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一炷香的时间很快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众人都已经炼好了丹,那负责守报名费的守卫竟然充当起了跑腿的,与另外两个守卫负责起了收丹的流程。

    “想来这次的冠军非他莫属了!”

    “那家伙吗!是真的强,异象都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我们还有其他的名额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此时站在最前面位置的一个青年,笔直气昂,他叫桑金,他是这次比赛的一个最大热门人物。

    他的修为达到了魔师一层,是在场人数里面为数不多的魔师。

    桑金是个很骄傲的人,也是一个很有天赋的选手,在刚修炼的时候就能炼制出一品魔丹,到了现在,已经能炼制出三品的魔丹了,一个不足五十的修士能炼制出三品的魔丹,同时修为又高,这说明了什么,这是一个修为与炼丹极为契合并且非常有天赋的一个天才。

    桑金的光环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验证了,他也被誉为下一个钟胜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丹药已经收了上去。

    众人都在等着结果,在结果没出之前,谁也不知道每个人炼得如何,除了自己。

    而一些如桑金这类极为有天赋得人,则是早已经知道了,他们已经能赢了,在场比赛的魔师也不过十二人而已,他们早已经占据了其中的名额。

    当然并不是修为越高,炼制的丹药越好,炼丹这是要看天分还有汗水的,如果没有天分,无论什么境界也炼不好丹。

    当然,上来参加比赛这些肯定是有两别刷子的。

    魔师的神识比魔兵厉害,而神识是起到直接炼丹的作用。

    在天分同等的情况下,如果要分出胜负,也唯有神识的高低了。

    品阶越高的丹药,需求炼制的神识越高越强,三品的魔丹则需要魔师以上的境界才可以炼制,而魔师也不一定能炼制出三品的魔丹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过后,钟胜拿出了一张白纸,上面写出了二十个名字。

    其中上面则有桑金的名字,以及另外十一个魔师的名字。

    另外的八个名字在附近也是极有名气的,其中也包括了那天家和药家的青年。

    钟胜把大纸一张,抛在了上空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神识都扫在了上面?。

    桑金三品丹,?微波二品丹......

    后面都是二品丹,其中丹药品质属为上等。

    对于钟胜的这种公开方式,没有人敢说什么,因为还有些人也是二品上等的魔丹,但是纵使不甘心,也无可奈何,因为主考官只有一位,还是传说中的那位。

    在场的有很多人,他们都知道听过家里的长辈说过,钟胜此人拥有能斩杀魔将的实力,即使是初期的魔将,那也是极为让人敬仰的。

    不过好似知道他们的怨气一般,那白纸在下面显示出了,每个人炼制的丹药品类,其中二品的全是清一色的“化魔丹。”此单是二品丹药里面最难炼制的,需要的神识已经接近三品了。

    那些不满的情绪在这一刻也消散不见了。

    陆尘则当然是淘汰的了,如果榜单再分得详细,陆尘肯定居于末尾那一列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似乎已经知道了这一个结果,面容上没有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反而他在这里看那些多种多样的炼制手法,让他学到了许多,在以后他会感觉这些手法融入进这基础手段上的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选出了二十名了,但是他们只是得到了一半的成绩,另外一半就是武试了。

    唯有在这里再胜出,才拥有百分百的资格进入丹阁门。

    第二场武试在他们稍微休息后就开始了,这是一场大混战的比试。

    众人在上面决出二十个,就是胜利者。

    这一场比试是不公平,因为有魔师在,他们十二个就已经获得了资格。

    这一场比试规则就是,不准杀人,违者失去资格,离开演武场外,失去资格。

    比赛尚未开始,几千个人先是在这拥挤的位置分开,每个人的间距平均就十个身位。

    陆尘则是在一个角落处,他旁边有五个人夹住他,而每个人都开始提防着旁边的人,当然也有虎视眈眈的,他们在盯着陆尘的同时,陆尘何尝不是在盯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规则你们已经知道了,开始吧!”钟胜说完闭着眼睛,不在关注比赛了。

    但他神识却始终包裹着这演武场。

    陆尘听到开始之后,一把铁剑出现在了手中,囊中羞涩的他只有这一把下品魔器了。

    远处的战场已经启动,而周围也开始了大混乱。

    每个人选择了每个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那十二个魔师却没动,而周围的魔兵都纷纷避开了他们,留了很大的位置给他们。

    “哧”一把铁剑从后面刺向了陆尘,陆尘转身,手中的铁剑挡住了攻击,来着是一位魔兵七层的青年。

    陆尘立即释放出了他魔兵六层的的气息,一脚踹向那青年的腹部,那青年迅速做出了反应,往后一退,而陆尘一脚踢空之后往后面拉开了点距离。

    此时他后面又刺出了一把剑,陆尘又一闪,看清来着是他周围的五个人之一。

    那青年一剑刺空后,则收回了剑往其他战场转移了。

    陆尘眯了眯眼睛,想追上去,但还是放弃了,因为他后面还有个对手。

    时间还不到一盏茶,场上的人渐渐少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此时陆尘则是飞向了高空,那魔兵七层的青年追击而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,要逃了,找了这么个偏僻的地方!”那青年嘲讽道。

    陆尘面对他,云淡风轻的说道:“这里很适合埋葬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真好笑!不过你这是找死。”那青年精光一闪,面露怒容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把剑扔向了陆尘,合拢的拳头往外分开,那飞向陆尘的铁剑慢慢变为了十把。

    “幻术!还是障眼法!可惜太低级了!”陆尘笑道,但说是这么说但手中动作可不慢。

    他身上可攻击的兵器只有这一把铁剑了。

    此时面对这些飞来的剑,陆尘把手中的铁剑轻轻一划,击中了其中一把铁剑,另外的铁剑则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还真有些本事。”那青年把击飞的铁剑抓到了手里。

    “来而不往非礼也”!陆尘抓住手中的铁剑,冲到了青年的面前,把铁剑一挥,两道魔气形成的黑剑击向那青年。

    那青年拿出了一个铁盾,迎向了那两道黑剑,轻轻一档,那黑剑很快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那青年似乎想不到这黑剑为何如此之弱,不由一愣。

    此时陆尘在那青年拿出盾牌的时候,嘴巴弯了弯,在那铁盾挡向黑剑的时候,陆尘的铁剑突然出现在了那青年的后方,一变二,二边四,四道黑剑斩向他的后背,此时青年醒悟过来,暗道一声,不好,忙把铁盾转移到后面,而陆尘趁那青年转身的空隙间,一个加速度,魔兵六层的魔气全部涌入到拳头中,一挥拳,击中二楼那脑袋。

    “咚”那青年脑袋血流过不止,头脑有点眩晕,那立起的铁盾也在这一刻掉到了地上,他前方的黑剑往他身上砍了过来,四道深深剑痕在他的胸前呈现。

    鲜血从他身上流到了脚下,“啊!”青年吃痛道。

    陆尘竟既然与他打到了此时,自然不好放过这一个好机会,称他注意力失散的时候,两只手指插向了他的眼睛,一股狠劲突入到两块圆球上,但陆尘没挖出来。

    那青年连忙捂住眼睛,陆尘再补上一脚把他踢出了演武场的位置。

    此时看着这一场胜利,他没有上面好自得的,因为后面还有很多场。

    要不是那青年经验太少了,也不至于会输,毕竟七层的实力总归要比六层的强。

    在这一场大混战间,每一刻都会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,时间越长越危险,所以他才尽快的解决比赛,不过也妄那青年是玩障眼法的,可惜了,陆尘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在他面前秀了一手。

    打赢了这青年之后,陆尘往下飞去,此刻的战场大多在上面,而陆尘则是下去捡那一个铁盾。

    那盾被陆尘拿在手上,重有百余斤,与其他铁盾并无区别。

    一件下品魔器,不过这对于陆尘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资产。

    他用神识把上面的印记抹掉后,这顿被他给加以炼化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手头上除了一件下品铁剑外,还有一件下品铁盾。

    现在对于他来说,这两件魔器就是他身上所有的资产。

    此刻战场依旧混乱不堪,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痕。

    此时,在附近,一个黑袍人从天空落到了陆尘的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