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修真小说 > 醉仙葫 > 第九百零二章:酒曲子
    在这群筑基修士之中,为首的是个叫做酒曲子的白须老者,今年已经一百九十岁了,据说条件有限,在筑基圆满的修为上就卡了近五十年的时间,始终突破不了金丹,只能在筑基修士之中混迹。

    不过他之前参加过好一两次品酒会,对品酒会的程序了解很深,很多人都特意向他打听消息,所以在一众筑基修士之中很有威望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就在谈论关于品酒会的事情,相互寒暄之后,大家继续之前的话题,就听其中一位修士道:“本人出身于酿酒世家,学得一手酿制灵酒的高超技艺,听说邀月真君喜好灵酒,就来这边投靠,希望能在城主府中求得一席之地,结果来了之后才知道,酒仙城人才济济,我这点酿酒根本就不算什么,恐怕是所求无望。”

    另一位修士道:“我也是出身于酿酒世家,不过来的目的简单一些,家族的灵酒最近有些滞销,于是就派我来参加品酒会,希望能够在品酒会上得到一个好名次,从而给家所产的灵酒打开销路。”

    抱坛散人则说道:“我是个穷散修,虽修炼到了筑基圆满,却没有能力突破金丹,听闻城主邀月真君举办品酒会,就来碰碰运气,希望能够得到邀月真君的指点,获得突破的机缘。”

    抱坛散人来此的目的跟青阳不太相同,青阳只是想求一枚风火令,他们师徒为了来古风大陆,身上的灵石早已用光,也没有准备其他的结金丹的材料,风火令并不能解决问题,所以只能求取突破机缘。

    当然,抱坛散人明白这种事不太靠谱,邀月真君就算是有突破金丹的机缘,肯定是先给身边亲近之人,怎么可能轮到他一个外人?他这么做也是无奈之举,完全是死马当作活马医,万一自己运气好呢?来了不一定有机会,但是不来的话肯定没有机会的。

    大家来此,各有各的目的,只有那酒曲子捋着胡须道:“我跟你们都不一样,老朽如今活了一百九十岁,剩下的寿命不足十年,身体各项机能严重衰退,此时即便有结金丹,也不太可能突破金丹境界了,我也没有什么弟子后辈,这辈子早就活的无欲无求,只等寿终正寝。不过我还有一个唯一的嗜好,就是这杯中之物,酒仙城里面虽然有不少上好的灵酒,可跟品酒会上所见到的还是有些差距,如此盛会当然不能错过,所以我才厚着脸皮每次都来参加。”

    筑基修士寿命两百年,金丹修士四百年,只是一个大致的范围,并不是每个人都一样,或许会多几年,或许会少几年,比如青岩城的柳丹王,不到三百八十岁就去世了,这还是青阳帮忙续命二十年的情况下,比别人少活几十年,就是因为年轻时根基损耗过甚。

    这酒曲子能活到一百九十岁,说明年轻时保养还是不错的,没有损伤根基,不过他的寿命也快到头了,还有几年可活,酒曲子明知寿命不多,却没有自怨自艾,相对来说还是挺豁达的。

    听酒曲子说完,抱坛散人不由得问道:“酒曲子道友,你参加品酒会也好几次了,对这品酒大会的程序应该很了解,不知能否跟我们介绍一番,我们也好提前做个准备。”

    酒曲子道:“这个其实没什么好说的,既然是品酒大会,品酒的程序当然要有,每次邀月真君都会准备一些特殊的灵酒,由在场的修士们进行品评。除此以外,每个修士来时都带有灵酒,品酒会最重要的任务就是,把你们带来的灵酒会出一个名次,排名靠前的,邀月真君会高价收购,你们如果能获得一定的名次,此时就可以提出要求,不过能不能答应,还是要看邀月真君的心情,至于其他程序,每次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变动,我此时也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酒曲子没有详细解释,不过大家都明白,邀月真君愿意高价收购你的灵酒,说明当时心情还是很不错的,此时你可以不要灵石,提出自己的要求,如果这个要求不难办到,邀月真君说不定顺口就答应了,人家是前辈高人,自然不会跟你斤斤计较。如果你的要求太难办,或者是远远超出了灵酒的价值,那就是贪得无厌了,对于蹬鼻子上脸之人,前辈高人也是会生气的,到那时说不定会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心中盘算了一阵,抱坛散人又道:“不知什么样的灵酒才能获得邀月真君的青睐?我们这些人有没有去的名次的希望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

    酒曲子沉吟了一阵,道:“按照往常的惯例,如果要获得邀月真君的青睐,灵酒至少也要是元婴等级的,也就是说元婴修士喝了有一定好处的,低级的灵酒很难入邀月真君这样的老牌元婴修士的法眼。比如我酒仙城最常见的灵泉古窖,属于金丹级别的灵酒,对金丹修士有用,对元婴修士的作用就小多了,必须是窖藏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,元婴修士才能看得上。至于咱们这些人,长长见识也就是了,最好不要有什么奢望,因为每次品酒会,胜出的几乎都是元婴修士和金丹修士,筑基修士获得名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”

    酒曲子的话让抱坛散人心中一凉,他可是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上面了,没想到品酒会的竞争如此激烈。酒鬼门虽然没落了,不过底蕴还是有一些的,他的身上就有一坛师门珍藏的酒鬼酒,也是仅有的一坛,若是无法打动邀月真君,结丹的事情恐怕就遥遥无期了。

    从中沙域来古风大陆,他和徒弟在举杯散人灵船上憋了整整十年时间,最初准备的灵酒早就喝光,最后完全是靠着纳物符中的凡酒续命,好几次都打开了那坛珍藏,最终都没舍得喝,为了获得金丹机缘,他咬咬牙拿了出来,没想到却是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抱坛散人有些不甘心,道:“难道筑基修士就一点希望也没有?”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