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玄幻小说 > 元卿凌宇文皓 > 第118章 酒太辣
    铁桦木应该是世界上最坚硬的木头了吧?比普通的钢材都要硬上一倍。

    在现代,铁桦木属于濒临绝种的野生植物,以前的人曾用铁桦木代替金属的。小玩意也有弄,但是价格都比较昂贵。

    不过。今日她分明到太上皇是用锯子来锯短,而且,这么硬的木头。雕刻也有很大的难度吧?总不会用金刚石刀来雕刻吧?

    “太上皇亲自雕刻的,这应该不是铁桦木!”元卿凌道。

    喜嬷嬷微笑道:“这还真只有太上皇能雕。寻常侍卫都做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上皇病着呢。走路都没力气,怎么能雕刻这么坚硬的木头?”元卿凌好奇地问道,听起来。太上皇好厉害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走路没力气是因为病了。太上皇年轻的时候,是咱北唐武功最高的勇士。内外兼修,如今年纪大了,也多病。可雕刻的内力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内力这个东西啊?”元卿凌更好奇了。武侠内力达到一定的高度,就能飞花摘叶伤人。

    喜嬷嬷正欲解释。却见门口闪了一道人影,她定睛一,“哟,王爷这么晚过来啊!”

    宇文皓听得说宫里赏赐的东西到了。本想在门口偷偷一眼。既然被喜嬷嬷发现。他就大方地进来,漫不经心地了元卿凌手中的御杖一眼,“这就是皇祖父赏赐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雕工特别精美,王爷。”元卿凌伸了过去。s11();

    宇文皓没想到她这么大方,有些意外,遂接了过去,细细抚摸了一番,指腹划过龙纹,触感冰凉,有凹凸感,“雕工确实精致,好东西,这真是宝贝,你必须要找个地方藏好,不可随便拿出来,至少,非紧要关头不可拿,一旦丢失了,那是大罪,本王替你放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放,我就带在身上。”元卿凌一手拿了回去,给他藏好?那岂不是失去了这根御杖的意义了?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带在身上?丢失了怎办?”宇文皓正色地道。

    元卿凌道:“我会小心的。”

    但是,这东西虽说只有拇指粗,可也有一米长啊,出去总不好带着它出去。

    背在身上也不行,像负荆请罪一样。

    她比划了一下,很是烦躁。

    喜嬷嬷笑着道:“王妃,您仔细火纹。”

    元卿凌连忙低头仔细,龙纹和龙身附近都有火纹,且火纹是有规律的,大概是十厘米就有一道火纹。

    火纹雕刻的比较深,比蟠龙都要深,实在不像是作为底纹陪衬用的。

    元卿凌对着火纹摁下去,只见“嗖”地一声,御杖竟然缩进去一节了。

    她一怔,再摁第二道火纹,又缩进去一节,她惊喜地抬起头,“这个是伸缩的,有机关。”

    她连续摁下几个火纹,最后御杖缩成只有十厘米左右,能轻巧地放置于袖中或者别在腰间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弄的?太上皇太神奇了。”元卿凌狂喜,她是做研发的,对这个时代有这么精妙的机关十分感兴趣。

    喜嬷嬷微笑道:“太上皇年轻的时候,还是一位出色的木匠!”

    “了不得!”元卿凌高兴得不得了,对宇文皓道:“你,我能自己藏好。”说完,她往袖袋里一塞,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宇文皓懊恼地了喜嬷嬷一眼,为什么要告诉她?如果不说,这愚蠢的猪这辈子都不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但是,到她兴高采烈的脸,似花一样娇艳明媚,难得

    她这么高兴,算了,反正她也不敢真的打他,他们说好了,不能家暴。

    “高兴,嬷嬷,你去弄点饭菜,我跟王爷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喝酒就算了,本王今晚没怎么吃,陪你吃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得锻炼酒量了,不然以后会很吃亏的,反正明日才去怀王府,你就陪我喝点。”元卿凌真诚地邀请。

    宇文皓竟发现自己无法抗拒她的真诚。

    他耸耸肩,“随便,本王刚好也想喝一杯。”总得找点借口不是?免得让她以为说什么他都会听似的。

    元卿凌觉得自己必须要喝成千杯不醉,至少有一个弱点被人发现了之后,这弱点就会成为她最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其嬷嬷的巧手,总能做出各种好吃的菜肴。

    便是最简单的材料,到了她的手中,都能化腐朽为神奇。元卿凌吃着,不禁笑道:“二哥一直说御厨做的饭好吃,那是他没吃过其嬷嬷做的饭,若吃过了,只怕他会收拾包袱过来长住。”

    宇文皓着她,“你似乎跟二哥混得很熟。”

    “点儿?”宇文皓嗤之以鼻!s11();

    元卿凌深呼吸一口,便觉得醉了三分,粲然一笑,“是啊,他人不错的,就是贪吃了点儿。”

    多宝在一旁,呜地一声,转过狗头,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管的?”元卿凌又闻了一下酒,要慢慢地累积勇气去喝下这杯液体。

    元卿凌想起孙王胖墩的身子,肥美的手指,不禁又笑了起来,“确实不是点儿,是特别的贪吃,还老是把减肥挂在嘴边。”

    元卿凌慢悠悠地取出御杖,放在桌子上,诚恳地解释,“酒太辣!”

    他一口喝尽,杯口朝下示给元卿凌。

    “嚷嚷减肥,不见得就不吃了。”

    他迎战,“你这人真小气,这么久以前的事情还记着,若都记得怨恨的话,不妨我们讨论一下一年前在公主府里发生的事情?”

    宇文皓气滞地着御杖,半响,才心平气和地对其嬷嬷道:“换桂花陈酿,王妃喝不得烈酒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嚷嚷减肥,他会吃得更疯。”

    宇文皓恼羞成怒,“你是不是专门爱跟本王抬杠?”

    元卿凌讽刺道:“我记得你对其嬷嬷说过把我当一条狗似地养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宇文皓哼了一声,却还是拿起了酒杯跟她碰了一下,“本王大人有大量,不与你计较,你以后不能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噗”地一声,全部喷出。

    元卿凌笑盈盈地举起酒杯,“让我们一醉泯恩仇!”

    元卿凌一口饮入嘴里,辣!

    宇文皓气得浑身颤抖,其嬷嬷急忙上前为他擦拭脸上的酒,天老爷啊,这喷得可真准,一头一脸都是。

    “说没说过?”元卿凌乜斜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宇文皓没好气地道:“怎么没有?这么大的王府,事事都依仗汤阳,你作为主母,不觉得羞耻吗?”

    宇文皓有些不喜欢她总说起二哥,“他爱吃便吃,你管那么多做什么?该你管的没见你管。”

    元卿凌为他斟酒,也给自己满了一杯,这小小的杯子承载了大概一口酒,酒色清澈,香气扑鼻。

    宇文皓一拍桌子,怒道:“你是不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软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