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月下无戈 > 成第五十章 回到武学堂
    

    箱底有水,那应该是下雨天,雨水从缝隙渗入箱子里去的,正因为这样,三样东西都有些受损。www.90xss.com

    短匕磨一磨也许还能用,小小千纸鹤就不知能干嘛了,至于那张纸条,友子用两指捏着,轻轻拿起来,凑在自个儿眼前,那上面的墨已经花了绝大部分,根本看不清上面所写的东西,不过依稀还是能辨认出几个字来。

    友子看着纸条,企图从浓淡不同的一整团墨中找到些有用的来,他睁大眼睛仔细收寻了一下,唯一能够见得清晰的,是纸条末端两个连在一起的字,他努力辨认着,口中断断续续地吐出话:“巧……巧,离……离。”

    “友子,你在念叨些什么!”冷面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纸条上的文字啊,由于受潮的缘故,几乎全部都看不清了,唯一还能看得清的,就是我刚刚念到的两字——巧离。”

    “拿给我看看。”傲杰插话道。

    友子把纸条给了他,傲杰接过后,仔细一瞧,就说:“巧离二字处于纸条的右下端,很可能是一个人的人名,说不定,这还与回生稻草救冷面的事有关系呢。”

    傲杰这一番话,不禁让冷面摸摸脑袋,他在脑海里排查了很久,始终没有察觉“巧离”二字来头,甚至根本就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冷面满脸疑惑地讲:“不可能啊,我根本就不认识那家伙,我的记忆中,全然没有那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过,那只是有可能是个人名,至于是否真的有这个人,那是你自己的事,不要以为我能什么都清楚。”傲杰说完,稍微停顿了一下,“如果没什么事,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吧,我在这里已经待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纸条被他随手一丢,落到了一旁,压在一根细嫩的稻草上,随后他说:“箱子里的东西我都看过了,只是些破铜烂铁,没什么有价值的,你们要是喜欢,就自己带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傲杰顺着小路朝山底脚走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那人,就不理会我们了?”冷面略微惊讶地讲。

    友子咯咯咯地笑几下,就说:“他可能比较喜欢独自一人走动嘛,好了,时候也不早了,咋们在看看这里边的东西可不可要,要是可要,咋们拿上也赶快跟上傲杰步伐,早些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冷面说完,他伸手拿出短匕,用衣布擦去上边的锈水,就说:“友子,这个刀送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友子一下愣住了,他说:“啊!送我,这么好的刀,你不要吗?”

    “不,好东西,给好朋友就好了。”冷面把擦好的刀往他面前一放,友子一手接了,冷面又从箱底里拿出那只千纸鹤,好好地放在口袋里。

    “那么,这只小千纸鹤我就收下了,虽然这并没有什么用处。”冷面说完后,还是叹了一口粗气。

    “好了,咋们赶紧离开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二人拿起东西,在地上抓几个柿子,边吃边下山去,没过多久,他们便追上了傲杰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武学堂内的一幕:

    楚正春呆坐在大堂门前的石阶上,左手托住脑袋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一面白墙,好似是在发呆,但也有可能在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这时候,冷面他们赶巧回来,正好撞见这一幕,于是,冷面这个不消停的家伙,他快步走过去,问了一句:“正春,你咋了?”

    “唉!”楚正春无精打采地叹口气,“一个人去逛街,真没意思,玲儿,玲儿她,又不肯理我了。”

    冷面一听,倒有些欢喜,他逐渐扬起嘴角,畅快地讲:“哈哈,这样才正常,理你了才不正常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是单相思嘛。”

    没曾想,楚正春这成天吹牛皮的,对着玲儿一声一声媳妇地喊,这般脸厚的他,此刻倒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嘛。

    的确,玲儿本来就不是他的,他的一切做法,只是他自己自恋罢了,那么,他与张玲儿之间,究竟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原来,他们之前商议上哪玩时,楚正春硬要缠着玲儿逛街,玲儿是不愿的,他不喜欢楚正春,又怎会同意楚正春的请求,然而,楚正春的一番死缠烂打,打搅她的计划,她一下火冒三丈,重重地一下摔门,就把自己关宿舍里了。

    上述便是缘由,于是,楚正春独自在街上瞎逛了一圈后,又回到武学堂,单坐在这里发呆,这便是冷面们回来时看见的一幕。

    这时,冷面才刚与正春说完话,门外嘎嘎两下响声,陆大和比子推门进到学堂,他们也回来了,这下,所有人到齐。

    友子见比子们回来,迎合上去,说两句闲话,虽说他与比子并没有什么情感,可是作为同学,说说话,敷衍一番还是可以,毕竟,活在人世,与人交际还是挺重要的。

    这时,友子说:“你们这嚷嚷着要上后山的,情况咋

    样?”

    比子:“唉,别提了,乘舟都到山底脚了,结果,那石壁不好踩,我们在那折腾了半天也没上得去,所以呗,这不就回来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就对了嘛,之前就和你们说过,那翼山可不是轻易就能上得去的。”友子说后笑笑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在山脚听到了来自山里的砍柴声,我想,应该是有人在那上面嘞。”

    “砍柴声?怕是你在幻听哦,翼山上,哪里可能会有人嘛,纵使一个人会飞,也未必上得了那座山头,几百年来,也没人去到上边过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也依稀听到了。”陆大补充一句,他的样子,看上去极为严肃,不像是在说假话。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友子也愣了下。

    这时,楚正春态度强硬地插话到:“都说了,上去是不可能的了,爬那山的人不知道跌死了多少,老一辈人又不是没提过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语之中,似乎传达着一种意思:这是先人传下来话,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样,原本还有话想说的人,也都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傲杰走上前两步,对着比子讲:“翼山的话,想上去真的难,百年来也没听说过什么人上去过吧。”

    傲杰这么一说,那二人低着头,他们似乎并不愿意听,可自己所说也没人信啊。

    但是,陆大却异常坚定地坚持自己的观点,即使是傲杰在质疑他也一样。他这时站前一步说:“可是,我们是一同听到的砍柴声——”

    陆大有些冲动,他的话语中所含带的情绪十分明显,可是,他话音未落,傲杰便打断他话:“我想你所说的砍柴声,不过是幻觉之类的情况罢了,毕竟,翼山列属于神秘莫测的山海境,那里面要是有什么致幻的毒雾瘴气,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幻觉?那两个人会产生同样的幻觉?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们相互暗示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说,总之我就是不信!”陆大态度十分强硬,似乎只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可是,傲杰的嘴很厉害,他不乱阵脚,就是要说到陆大丢盔卸甲为止,于是他说:“那你回答我,一个樵夫能有多大能耐,能爬得上翼山,还有,你再说说,什么样的樵夫会大费周折,冒着生命危险,就为上去砍一棵树?”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陆大面对傲杰的说法,竟然无言以对,打从心底地信服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