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月下无戈 > 成第三十七章 第一战 打响
    

    风声萧萧,密林内刮出几声嗖嗖响声,傲杰疾奔的身影突忽一下,闪进了密林,他手上的三昧火把四周照射得通明,就连本该照不亮的的死角也能看得见了,这也许是因为是神火的缘故吧。www.ltxiaoshuo.com

    忽然间,前边不远处的树丛传来一阵响动,傲杰眼睛一滑,立即停下,然后盯着那树丛,只见那树丛时不时的晃动一下,还不间断地一直晃动,傲杰这时,渐渐地弯下腰,在脚下捡起一块石头,放于大拇指与食指间搓几下,再是朝着那树丛,一下丢射出去。

    树丛的动静停止了,片刻后,从里边跳出一只兔子,兔子一跳出来,偏偏脑袋,见着人,便有飞快地跳走了。

    傲杰见这一幕,说了句:“是兔子吗?还以为是什么人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立马将目光对准大路尽头的那阵幽暗,飞跑而去。

    大概不知过了多久,总之夜色比一刻钟前更深了,这样的时日里,丝毫没有日出天明的迹象,有的只是通过黑暗延伸出去的无限痛苦。

    此刻,傲杰望望四周,依旧毫无所获,他根据自己的奔跑的速度和时间来计算,现在差不多已经是离城南哨塔十里开外的地方了,可是这里什么都还没有,这么说来,商队的位置还在前面,他上前没走几步,就留意到了情况,火光的照耀下,可以清楚地看见,那边的几棵树上,有土枪打中的弹痕,歪曲的子弹还卡在树皮浅层内。

    傲杰见此,就确定这里之前发生过打斗,可是,人呢?一只商队也有百来人,怎会说不见就不见的呢?就算死了人也能留下尸体不是,可现在,人都凭空消失了,这般诡异的事实不禁让人想到鬼怪,一经遐想就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可就算是这样的环境,傲杰也不会怕,毕竟他就像个杀手,比死人还要吓人的杀手。

    傲杰的眼里有几分困惑,他难以猜透,为何一场激烈的战斗下来,人就全全不见踪影了,忽然间,傲杰的鼻子动动,他闻到了死人的味道,那是一股异常浓烈的血腥味,就漂浮在自己的头上。

    傲杰朝头顶仰望,再慢慢把手举高,随着手的举高,头顶上的情况便越发的清楚,当光一下把上边全照亮时,出现的一幕,竟然微微地惊住了傲杰,他这时不禁瞪着,对头上那惨不忍睹的吓人景象感到十分惊讶。

    他头顶上的,挂满了死人,密密麻麻地紧凑挨着,一个个的跟个扭曲吓人的吊死鬼一样,整张脸被勒到变形,极度扭曲吓人,另外还有些死人,舌头都伸出来了,想必生前是被勒得太死,才会这样子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冷面从后面屁颠屁颠的跑来,说是跑,实则是在走,他的步伐很小,抬脚与踏脚动作都十分迟缓,他脸上一头汗,视线压得超低,样子有些无精打采,此外,他还像狗一样,把舌头也被他伸出散热用了,说起来,冷面明明赶不上傲杰的速度,却非要逞强,所以才会是这般累吧。

    他慢慢挪步过来,嘴里还不停念叨:“傲杰,你别想一个人出风头,有我在,永远都别想,啊,累死我了,累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他走到傲杰身旁,就直接倒下身

    去,整个身子软瘫在地上,他像睡去一般闭上眼,舒心地叹口气:“啊!总算可以先舒坦舒坦了。”

    他刚刚才得好好休息,一下子又被弄得不安定了,他就不该睁眼,他一睁眼,就看得满眼尸体,于是呼,他被惊吓一般,弹跳起身,不容片刻在见那吓人场景。

    “咋回事?咋个头上的全是尸体!”冷面扶着胸口,低着头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?害怕了!”

    “害怕,你都不怕我为何会怕。”冷面仰着头,直面他说道。

    傲杰看他一眼后说:“那你就让你的腿别在抖了,看到怪心烦的。”

    冷面一听,才注意自己双腿一直在抖,抖得还挺厉害,于是乎,他连忙按住腿,傲杰这时,从他身边走过,再是一加速,朝前方飞奔而去,冷面光顾着按脚了,等他回头时,才发觉傲杰已经走远了,这样,只剩冷面一人独自在那尸体堆下了,他一想到便是怕,恰巧这时,上头落下只鞋下来,就砸在冷面头上,这下,可算把冷面吓坏了,于是他撑着手上那点儿微光,连滚带爬地跑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傲杰隐约察觉前面躺着人,躺着的人穿着布甲,像是士兵,见是这情况,傲杰火速赶过去,结果一看,地上躺着十几个杂衣家伙,他们应该不是城中人,还有一些尸体就是凤梨城的士兵了,他们的身上是被大刀劈砍出来的深痕,从伤口内流出的血都已经渗入土地里面去了,另外,还有士兵是被木条吊在树上的。

    这时,靠在一颗大树上的士兵吐血咳嗽了一下,这引起了傲杰的注意,他走过去,对着士兵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公孙……傲杰是吗?他……他们在……在前面。”他指着前面说。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,那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是个将死之人了,你……你也已经看出来了吧,所以不用对我做些什么,你要做的,是把东西……抢回来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就朝着前方赶去,路上,他疾跑时也在思索:“第一次见到的杀人手段是上吊,那应该是一种能力所为,第二次见到的杀人手段,既有上吊也有刀剑所伤,看样子,像两批单独行动的人,后来又聚集在一起了吧,那么第一步,就是先确定人群之中,谁是力阳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力阳人”这个词汇,这是从古至今对拥有太阳力的人的尊称,具有些官味在里面,不过,那都是过去的事了。

    漆黑的夜,无月圆圆,寂静的密林显得凄冷。

    大约在半刻钟后,傲杰隐约听见前方传来些声音,仔细一看,那一伙山贼模样的人,傲杰想,他们应该就是那个士兵所指的那群家伙了吧。

    傲杰远远看去,发现他们身上都有武器,几个大汉拿着大刀,其余的拿着的差不多都是细的刀剑,他们中间,四匹骆驼走得超慢。

    傲杰见过武器后,又打量了下距离,他的位置离那伙人还有些远,傲杰暗想:“不行,这个距离远了,得离近些才能发起袭击。”

    傲杰懂得先发制人的道理,先发

    制人,在战斗中是扩大优势的一步打算,更有可能是直接分出胜负的关键。

    即刻,他就跳到树上去,林子树多,所以树与树间的间隔并不远,傲杰便利用这一点,慢慢地摸过去。

    傲杰移动到一处,便就停下,这差不多是个五丈左右的距离,位置也很好,尽管他们在缓缓移动,不过傲杰已经打算从这里发起进攻了。

    他掰下两根枝丫,声音做得及其细微,紧接着,他用三昧火烧燃那木头,在将其一下抛掷出去,尖锐的燃火木条犹如火弹一般,纷纷朝那伙人袭去。

    那第一发燃木,射在了一人胸膛上,顿时间,人乱骆驼惊,队伍比起之前的商队而言,竟然还要散。

    吉木见到那杀人凶器后,吃惊叫道:“燃火的木头!”

    很快,那第二发火木朝吉木射去,速度很快,吉木根本躲不开,于是连忙拉过来一个人做挡板,这才化解了危机,不过这时,吉木也是发怒了,他大吼道:“谁,谁在暗处,有种出来明白办事!”

    傲杰才不傻,他自然是知道在暗处有优势得多,所以怎会离开,可突然间,十只木头人手伸进森林,对着四周一阵乱抓,那木头人手也是有力,碰到树干便是直接把树撞个稀烂,突然间,傲杰立脚的树干被个抓断,他便没了立足点,只能慢慢从空中落下,这时的时机,让个吉木抓着了,一只木头手一抓住傲杰,剩下九只手便有了方向,一下子就抓住了他,吉木这时高兴地大喊:“抓住了!”

    木头手在不断缩紧,仿佛要把傲杰你捏碎。

    傲杰大喊一声:“身法·炎爆。”

    一霎间,林子被一股爆炸火炸开,周边的零碎树干被爆炸风弹飞到天上,方圆五丈之内,被炸出了一个大坑,四周的残木上,还燃着星星火焰。

    吉木见状,看着朝他缓缓走来的傲杰,心中感叹到:“能力是火吗?刚好克制我的木属性啊,这样一来,可就变得难缠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耸耸肩,开始思索起解决问题的方法了,他一下瞥到了地上的死人,那个被他刚刚用来当作挡箭牌的那人,突然间,他灵机一动,又笑了笑,在从手心处拉出一把尖锐木条,刺过那人颈部,再是一刀滑下,把整个脑袋给割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幕,他们的同伙见着也是一脸平淡,好像早就看惯了这样的场景,这对于他们而言很是平淡,但这样的事实,却是真心恐怖,足够让常人嘘唏不已了。

    吉木提着血淋淋的人头,一下子丢给傲杰,傲杰一见,也是接了个正着,吉木见人头到了傲杰手里,就张口说:“这少年,我虽不知你为何要阻止我,看你样子也不像是官吧,那样的话,可以恳请你别阻碍我们吗?你手里的那人头,值个五百铜文贝,就当是我的献礼了,这事上,咋们就井水不犯河水,意见如何?”

    吉木稍稍弯点腰,对傲杰毕恭毕敬的,也待傲杰给他答案。

    傲杰的眼睛,亦如平常的冷血,他抬手,用三昧火点着了那颗人头,吉木见此,脸便阴沉了下来,他愤怒地来了句:“看来,你还真是个不识相的家伙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