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月下无戈 > 成第二十九章 黑夜中的杀机(二)
    

    零个朗贝!

    这句钻心刺耳的话,让人揪心,它对准所有人就是当头一棒。www.90xss.com

    杀人犯的些,被那客人这一戏耍,心头又怎能不起火,于是乎,人人对他都动了杀心,而且绝不会轻易地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此时的四周,除了那令人窒息的宁静外,还有几人捏拳时,关节处所发出的细微的“咔咔”声。

    店主虽说也是对那客人不满,但毕竟是在店里,总不能就因为他个穷光蛋,就把店给砸了吧,于是,他和气地来了句:“先生,你真会开玩笑,哪有不带钱,就进贼窝请贼办事的。”

    那人瞥一眼老板说:“店家,我没钱!”

    店主见他一脸邪笑,读不懂这表情,所以也分不清他是胡乱说的,还是极为严肃地说的,不过,老板借此机会,也好给这不懂规矩的客人讲讲规矩:“先生,咋们海洛杀人所的做事准则,向来都是先付钱,然后才帮忙杀人,如果你是没带钱,生意就极难做得成,所以,你要是真没有带,就赶紧回去带些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那人听后,也就笑着说:“我说过了,钱没有,不过人,我今天都要带走。”

    这一说,店主就变了个难看脸色,他望着客人背影,见他露出的那诡异微笑,心里想:“还笑,笑个屁,笑得真难看,看见这种人就来气。”

    那些杀人犯在个一旁,对他恨得牙痒痒,一个二个地都操起家伙,突然,吉木出了个手势,大伙一见,纷纷放下家伙,不作声了。

    没人知晓吉木为何要阻止大伙,可也没人不敢不听他的,毕竟,哪怕大伙有气,吉木不许发,他们也只会乖乖往肚子里咽。

    吉木这时,喝一口酒,打量了那人好久好久。

    “就算听见我3,000朗贝的赏金,也还是这般作态吗?”他想到此,脸上难免有几分紧张神色,可当他将目光正对店主后,那些所谓的紧张,也就都烟消云散了,“好在我们还有店主这个大头罩着,他可不是什么泛泛之辈。”

    此时,店主将手轻搭在客人肩上,

    便是个:“你这客,怎么不识相!像那种费力不讨好的活儿,我这店主怎么可能会干!”

    他刚说完,又补充道:“算了,不和你讲太多,因为今天,我打算让你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店主一笑,身体就开始发生变化,他全身都在一瞬间变为了黑钢,那每寸肌肤,都具备金属一般的光泽。

    他这一使招,下边的人便是阵阵惊叹,吉木也是在一旁想:“出现了,黑钢之躯!”

    “黑钢之躯?”王田见店主一身黑钢,大为震惊,可当他接受这个事实后,他又逐渐趋于平静,“没曾想,看上去这么老实的店主,竟然也是一个赏金犯,还是个不容小觑的人物,是吧,‘钢铁人’鲁斯,赏金10,000朗贝。”

    一万朗贝?真是惊人的数字!

    此时,鲁斯对那客人说:“喂,你知道自己要死了吗?告诉你,我这黑钢之躯,乃是我的看家本领,全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,都已经钢铁化了,拥有钢铁般坚硬的身体,一切的攻击都奈何不了我,而且,还不只如此,钢铁属性与气术的结合可谓是臭味相投,所以你应该知道,只要我搭在你肩上的手一捏,你会是什么下场吧。”

    那人稍稍转过头去,瞥了一眼鲁斯,待片刻沉默,然后笑着说:“人我可以带走了吗?”

    鲁斯一听这话,这才知晓,他完全没在听自己讲话,于是乎,鲁斯头上的青筋顿时爆出,脸也被气得发紫,终于,他一声怒叫道:“可恶,少瞧不起人了!”

    鲁斯怒叫时,他手在那人肩上一抓,瞬间,一道爆炸响起,鲁斯使了手,而那人却没动身,正是这刹那时分,鲁斯像是受了一道猛劲,身子往后一退,迅速飞出,撞穿了身后那一丈厚的青石板,并磋地滑行开十几丈的距离。

    此时,四周再度陷入一片宁静之中,那些人犯,看得个张口结舌,并且都已经呆木了。

    这时,那人转过脸,正眼一瞧所有人,吓得他们一颤,他便不改笑面地说:“好了,碍事的家伙没了,那么,我刚才所说的,你们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人犯们相互看

    ,却没人回答他话,这时,吉木上到他跟前,再是跪下大喊:“我吉木,愿称你为主人,随时听候你差遣!”

    跪着的吉木,双腿抖动得厉害,他那身体支撑不住恐惧,害怕的所有特征都在这时暴露得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“怪物!怪物!”吉木的内心在这样叫唤着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那人高兴地笑笑,然后又盯着众人,“你们呢?”

    顷刻,那两百号人统统跪下。

    “这就好办了。”他笑了笑,“那个叫吉木和王田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那二人齐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这两百号人就给你们使唤,你们来当个队长角色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现在,我有件事要你们去做。”

    吉木稍稍抬头,望着他脚说:“没问题,一定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别事还没做就大言不惭,还是先看看任务内容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丢一卷红卷轴于吉木面前,吉木打开一看,那是一幅路线图,上面还注有一排字:“车运穷奇骨,至荆凤梨、川岩二城,各停三日。”

    “那大人,时间呢?押运车所到的时日这上面没有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杀手,基本的打探消息不会吗?”

    “那委托金——”一人口误,一经说出便立马捂住嘴。

    “把我的事办妥,至于委托金,我先前就说过吧,是没有的,至于你们没钱怎么生活,你们可是杀过人的,该怎么做,不用我来告诉你们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朝门走去,估计是要离去了,这时,吉木连忙叫住他:“大人,事情办好后,东西放哪儿?还有就是,请问,大人你尊姓大名是?”

    “东西给我带到这里来就好了,至于我的名字。”那人转头瞥一眼吉木,这时,从屋外刮进来一阵萧瑟的风,吹动那人衣袍,他笑看着吉木,“千夜艾麻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那人的身影便消逝了,而那一群人悬着的心,安稳地落下了。

    当天夜深,杀人山里的那个村庄,被屠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