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月下无戈 > 成第二十八章 黑夜中的杀机
    

    那之后,娘亲给冷面上了药。www.bqgzw.com

    那药是个土色粉末,娘亲捏了些药往冷面那伤口上洒,药一沾到伤口,一阵剧痛,冷面哎呀哎呀地叫唤连天。

    这一叫可就一直没停下来过,娘亲也是听得厌烦,就拍打一下他背,这一下,可又把冷折腾得个巨疼。

    “冷面,你也不小了,这点伤也能把你痛成这样,咋个还没你爹有男人气概。”

    “娘,伤又不在你身上,你当然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“哟,你还嘴硬。”

    娘亲见他顶嘴,又是在他背上一下重拍,这把冷面疼得,身子一下就跳起来。

    不久后,伤口可算是处理好了,娘亲扶着冷面上楼,等他睡下后,娘亲才是下楼去。

    下楼的咚咚声越来越小,不久后,便没有声音了,冷面这时,慢慢从床上爬起,然后呆坐着,既不睡觉,也不去开灯,只是用他那双大眼仰望着窗外的那片星空,今日的漆黑夜里,仅仅只有几颗星星在显露微光,暗灰色的大地,少了平日里的光芒。

    冷面盯着星星看了很久,充满星星泪光地说了一句:“穷的话,就没有亲人来看望的吗?”

    感叹一完,他又看了夜空很久。

    冷面啊,你是不会明白的,漆黑的夜空,张狂地遍布整片天,哪里可能放过光芒惨淡的星星,星空之下,谁又不是这样的呢。

    这时,凤梨城的上方刮起了一场风,那风恶疾,是打西北方吹过来的,也不知道在西北方向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往那个方向探去,两百里处的地方,那里靠近地界,百里有余的山脉连绵不绝,山脉之上,松柏梅竹乃是常客,它们在哪个山头上都随处可见,但是常言道,世事无绝对,该山脉三十三山之中,就偏偏有这么一座小山,任人跑遍了山头,也寻不着那松柏梅竹的踪影,仿佛就像是,这座山被那四种高洁之物拒之于千里之外了。

    然而,三十三山之中,也就只有这座山有个名字,叫做“杀人山”。杀人山?何为杀人山?要是个异地的来客来访,听见“杀人”二字,必定心生恐惧,早叫人逃之夭夭了,可是,该山的山腰上就有个小村庄,村庄里人呢,爱个日出早耕,忙农活,和外边人是一样的,说起来,村民压根就没有忌惮这杀人山,此外,每当村庄里人提起杀人山,也不过是个平淡脸色,笑一笑便就过去了,看他们样子,倒只会觉得那杀人山一点也不害怕,那么,杀人二字,究竟又是何意呢?说起来,杀人山得“杀人”二字为名,并非是因为这山是什么生吞人的怪物,也并非是因为山上有什么蛇虫鼠蚁,而是因为该山之上,有一窝子的杀人犯。

    有

    人一听,杀人犯!铁定会像吃了雷一样,被吓得一跳一跳的吧,可是,这里的杀人犯却是有所不同,他们不是见人就杀,但也会干强盗小偷之事,不过,那都只是副业,他们正经的工作,是杀手,而他们在没被委托杀人的时候,都只会待在杀人山顶峰的大石屋里,那是一个名叫“海洛”的杀人所——荆国最臭名昭著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天夜里,里面的杀手和往常一样,喝酒耍赌为乐,不能嫖的日子里,吃肉也一样自在,他们正欢闹着。

    正是此时,杀人犯之中,一位黑胡子壮汉摸了摸他那两百斤重的黑狼牙棒,就干上一口闷酒并垂头丧气地说:“他娘的!这都多久没有生意了,难不成,又要老子跑很远的地方去大抢一通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他身旁的一个尖嘴瘦子说:“念叨啥,最近又不只是你一个人愁,这四周的兄弟,哪个又有钱赚!”

    这瘦子家伙,声音有几分精怪,也许是他那尖嘴的缘故吧,他穿着一件棕色马甲,腰间佩一个老旧腰带,左耳朵上挂有一个耳环。

    这时,黑胡子大汉又埋怨道:“你说也是的,整整十天了,这黑市连一笔生意都没有,恐怕这里要开不下去喽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大门被一下子推开,黑市里本是欢乐气氛的,这一刻,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,并看着大门方向。

    很快,走进来一位客人,那人缓缓而来,朝着柜台直行,他穿着一个黑袍,但没有带上帽子,所以容貌显现得很清楚,他是笑着走来,扫视过每个人,他那身黑袍背后,是一巨大的白色魔眼图。

    那魔眼的背后,是横纵两条交叉的十字白粗线,线的两段,是两个白色的空心圆。

    此人的走动引起了所有人的注目,尖嘴瘦子小声对黑胡子壮汉使个眼色并说:“生意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急用钱,直接宰了他算了。”

    壮汉说完,准备砸杯就冲上去,这时,尖嘴瘦子连忙拉住他,壮汉见自己被阻止,便朝那瘦子小声怒叫道:“你阻止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尖嘴瘦子自然地喝杯酒,再是小声说:“你急什么,看他打扮,也不像个有钱人吧,你去把他敲死,只亏不赚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壮汉点点头。

    尖嘴瘦子又准备喝一杯,当他端杯塞到嘴口时,他小声说:“先听听委托金多少吧,要是少了就在这里干掉他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随后,那人走至柜台前,然后顺手拿过来一根板凳并面朝杀人犯坐好,一时之间,他没有说话,只是一直邪笑着,然后扫视每一个杀人犯。

    店主见他这般举动,完全搞不清他是哪路人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,

    说是客亦不像客,他来了店又不告明委托,既不说话又不放屁的,让个店主在哪那里干等着他来道事,可是很久,他始终没有说话,老板那时,再也忍不住作声了,他说:“先生,这里是海洛杀人所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?”

    那人没有回应,于是老板又把话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那人这时才准备回话,他笑着说:“听说你们这里有最好的杀手,可我对这些人的印象,不怎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可怕家伙,你对他们印象不好是很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店主一说,杀人犯们无疑都对那客人不屑地笑了个满嘴。

    “哦,是吗,你能不能先给我介绍一下,你手里最好的几个货色是哪些,我很想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先生。”老板将手伸到客人可见的范围内,指着那黑胡子壮汉,“这位,叫做王田,他生平共杀了21人,当然,杀得多的不过都是些地主老财,还有平民,都是些不值一提的普通人,但是,这家伙也真做大过一次,那一次,也正是他成名的事件,那就是他,手刃了前任的凤梨城城主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家伙有赏金吗?”

    “有啊,他的赏金为2,300朗贝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店主又指了指尖嘴瘦子,然后说:“这位,叫做吉木,战绩不详,赏金3,000朗贝,为本所最高。”

    “哦?战绩不详,就有3,000朗贝的赏金是吗!听上去挺有意思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先生,你是打算要这两位了吗?你们可是店里面最贵的,要是想要他们,价钱的话——”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我要他们两个了?”

    “那先生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那人笑了笑说:“我要全部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全场所有人无不都是一脸惊讶,要知道,这里共有两百位的杀手,这是等同于一只五千人编制成的军队的战力,而这样的战力,已经足够在一个国家搞大动作了。

    下面的人一听,明白大家都有赚头,心里头的那些歪心思,便都打消了,这样一来,既有生意,也避免了自相残杀,于是,杀人犯们齐声欢呼,老板一听那话,心头可谓是爽快,这客人下这么大一笔单子,自己也是要赚大发了,于是,他兴高采烈地问:“那么,先生,你所准备的委托金有多少?”

    杀人犯们热血沸腾起来,他们对那委托金的数额十分期待,一个一个的都嬉笑着嘴脸开始幻想:委托金究竟是多少呢?三千朗贝?五千朗贝?还是!一万朗贝!

    客人见他们都在兴奋,也就可笑了一番,然后说道:“零个朗贝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