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月下无戈 > 成第二十七章 回家的痛苦
    

    黄昏时刻,冷面独自一人浪坐于屋檐潮瓦之上,他压低眼线,平视那触之不及的天际线,不畏那萧瑟寒风迎面直吹,却有些担忧,那落日后,一片黑暗遁入眼帘,那样,让人无处可躲,更让人无处安心。www.ltxiaoshuo.com

    冷面灰心地用手撑住下巴,叹一句:“哎,果然还是想和友子在一起好,一个人好无聊,也不知道,那些孤单的家伙怎么能适应。”

    说时,他准备跳下屋檐,回去算了,可当他刚一伸脚,又赶紧收了回去,顺口道了一句:“不行,我不能这样回去吧,这样也忒没面子,再怎么,也要他们来请我才是。”

    这话刚说完不久,就见一个人在大喊冷面名字,冷面仔细一听,发觉是友子,就高兴得叫:“是友子!”

    然后,便立刻朝友子而去,寻见声后,二人见面。

    友子抓着冷面手,就笑到:“冷面,咋要跑这么远,都找了你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还不是给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了,时候也不早了,咋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唉,等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这么跑出来,回去之后,老师不会处罚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谁给你说,现在是回学校的啊。”

    冷面挠挠头说:“那是?”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?为什么?该不会老师他不要我们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哪儿去了,你走后,老师就给同学放了假,然后说后天在去上课,所以今天要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!那老师没怪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怪你做什么,不过,他好像让我转告你说,不能再有下次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是当然的,毕竟,我还是更宁愿和友子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冷面,你个大男生的,说这话怪吓人的哈。”友子说时,立刻与冷面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哎,算了,走吧。”他走了几步又停下来,“这次回家,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娘亲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老实跟你娘交代清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说得轻巧,你以为我是你啊,有太阳力。

    ”冷面提及太阳力,眼前一亮,好奇心又来了,“对了,友子,你在使使你那掌心雷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大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啥不好的,我就看看,莫非看看都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——”

    “虽说太阳力是个稀有东西,可以后走得路宽了,目光远了,还不是这个有那个有,满大街都的人都有,那么,既然以后看是看,现在看也是看,以后看还很累,倒不如现在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友子长叹一口气,便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,他摊开手掌,精心在手心聚集起一道绿雷,这道雷电弧很小,颜色为浅绿,在空气中一闪一闪地出现。

    “你这雷,威力有多大?”

    “没试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试?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用来对付人的,那就拿人来试试看,那么就由我来摸摸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这样会伤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友子,这么小的雷,怕啥,我就不信它还能电死我不成。”冷面得意地一说,手就已经碰到那雷电,这一刹间,冷面的全身冒起电光,身子不停颤抖,由于上下嘴唇不断撞击,嘴便开始吐出模糊不清的话语,随后,冷面一下倒地,不在动弹,只见他面容呆滞,竖起的头发有些冒烟,抖动的嘴唇在念叨:“电死我了,电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冷面,没事吧。”等他把冷面扶起,他才说,“你看吧,都和你说了别试,还非要试。”

    “嘿,就是要足够痛,我才更渴望这样的力量啊。”冷面喘了几口粗气,“话说,友子,这个太阳力可以分点给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傻啊,这个哪里能分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分的吗?那多没意思。”冷面摆摆头,长叹一声,“哎,这样的话,只能祈求老天爷擦亮眼,看准我,给我一份太阳力吧。”

    友子这时忍不住笑了笑,然后说:“冷面,别白费功夫了,太阳泉要是赐予人太阳力,必须是新生命才行,而冷面你,都已经十五岁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冷面叫道,从声音的力度上来判断,他显然是有些愤怒了,可又很快,他又释然了,然后叹道,“哎,真不知

    这老天爷怎么尽是瞎眼,我个大好的活人看不见吗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又忍不住指着天叫骂了两句。

    之后没多久,友子叫上冷面走了,两刻钟后,他们回到了城西,然后就各回各家了。

    晚上,还未到夜深人静之时,冷面家里传来阵阵抽打声,在屋里,冷面跪在地上,他的娘亲正拿起竹条在抽他,只见冷面的后背,又重现了之前那血淋淋的一幕。

    他娘亲边打边骂:“你个东西,红色的气,红色的气,这就是你平时不用功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两竹条又打下去,鲜血溅出。

    “叫你争气你不争,你干什么吃的你,咱家还指望你成为个屁战候啊,废物!”

    又是两竹条下去后,娘亲好像也打累了,她缓缓坐下,然后端起桌上的水就大喝,然后把杯子重放在桌上,再次指着冷面教育:“冷面,我发现,我就不能对你期望太高,你看看你现在,这样差,那样也差,真是越来越让我失望了,你说你学了这么多拳法,都是白学的吗,告诉你,猪都比你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娘,对不起,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冷面,娘现在可告诉你,像咋们这类家庭,一没权二没势力,唯一可以依靠的,就是你们这些可能成为战候的幼苗,光宗耀祖,也得靠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娘,我一定会努力成为战候的,到时候,一定会让娘亲你享福。”

    娘亲一听这话,心就软了下来,然后她也就丢掉了手中的竹条,然后扶起冷面,和气地说:“你这样说,娘就高兴了,虽说你显现出的资质不大可能成为战候,但是,你起码已经具备战候考试的资格了,而且还肯努力,所以还是可以尝试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娘,战候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你管它是干什么的,只要能帮我穿金戴银,拥有名望,是个什么都可以!”娘亲说时,因为自己幻想出的美梦太过美好,不禁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冷面,你还记得你爹死的时候吗,就因为他是个死没出息的乞丐,所以在他死的时候,都没有那么一两个亲朋好友来过家里,你说,这是多么可悲啊。”

    冷面听了这句话,低头沉默了很久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