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月下无戈 > 成第十四章 无知的栽培
    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儿,冷面在家里吃过早餐,便准备回学堂了,走之时,母亲喊:“多揣两张饼放在身上,路上饿了的话,可以吃。www.90xss.com

    于是,冷面又抓了两张大饼,就告别了这个家,娘亲看着冷面奔走时的背影,开心地叹道:“第一名啊,看样子,咱家是要沾这小子的光了。”

    转过念头,她就说:“哦,对了,该带点货上街去卖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收拾了一下家里的新货——几块布匹,带上这些货物,也抓了张饼塞进嘴里,就急匆匆地跑上了街,大约在一刻钟后,她到了租来的店铺,到的时候,马婶和罗娘早就来了,话起来,冷面娘亲和她们的店铺是紧挨着的,所以,她们在这里不足为奇,不过,奇怪地是这两人都是懒鬼,平时都来得很晚,可为何今天,她们早早地就来这里了,而且,当她们看见冷面娘亲时,一个劲地捂嘴偷笑,好像吃到糖一样。这时,冷面的娘亲先是放好布匹,然后才找她们搭话道:“罗妹马妹,你们今天来得挺早嘞!”

    “那是啊,今儿个心情好嘛!”

    “哦?有啥好高兴的事,说来听听啊!”

    “没啥事,就是我那在雁都学习的儿子黑牛,不是倒数第一啊。”说完,这二人又是一阵偷笑。

    “不是倒数第一就把你乐成这样,可是,既然是你儿子的事,为何马妹也跟着乐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——”二人顿时间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们不想讲也罢,不过,我倒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,就是我儿子冷面,在学堂里拿了第一名唉,高兴死了,不过也是我意料之中的事了。”娘亲说完,得意地一笑。

    二人一听,顿时不禁大笑出来,这时的她们,失去了妇女该有的拘束,看上去像是泼妇,此举动与四周的祥和环境毫不搭调,于是,一阵违和感袭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了?”娘亲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怎么,就是笑笑,不过

    我听说兰香姐,你今天好像被人骗惨了。”

    “被骗,不存在的,我也是做行商十几年的过来人了,有谁能耍老娘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方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?”

    “实话告诉你吧,你儿子骗了你,他压根就不是什么第一名,恰恰相反,他是倒数第一嘞,兰香姐,话我可告诉你了,你可不能生气嘞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,我儿子能跟我说谎?再说了,冷面从小到大,你们都是看着他过来的,他啥情况你们还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“清楚个啥呀,你那儿子倒数第一的事,全城的人都晓得了,这要不是真的,怎么会传得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我听到的情况和罗姐说得一样嘞。”

    娘亲听得惊讶得说不出话来,那罗娘又继续说:“哎,当初还以为你家冷面不错,是个天才,哪知道一经过比试,才知道是个蹩脚货,听说他在学堂里,连女孩子都能欺负他嘞。”

    娘亲听到这些消息,被气得晕乎乎地,连站都不大站得稳了,整块脸都紫了,随后,她一拳砸在门上,骂道:“好一个背时崽子,看我今天不打死你!”

    吼叫时,她就把铺子的门砸关上,然后上邻居友子家去,向友子他娘借了一根细长的竹条后,就直奔着凤梨学堂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,马婶和罗娘连忙过来阻拦她,说:“兰香姐,你别去打孩子呀,这会影响孩子的学习,你放心,我们绝对没有因为这种小事看不起你这一家子的,大不了,之前送你家的那些东西,都不要你还了总可以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让开!老娘我今天非去打死他个背时的!”

    这时,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,那二人拦着的手就一松,兰香就挣脱了他们的阻拦,并朝着武学堂直去了。

    两刻钟后,娘亲出现在武学堂的门外,这时,冷面正站在队伍中,场上是楚正春和友子的精彩比试,突然,那大门被推得嘎吱响,所有人都瞥一眼门,

    冷面也是,他一瞥,发现是娘亲,顿时就惊呆住了,而这时,娘亲杀气腾腾地走来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冷面,在一旁的老师,都被她无视了。

    这时,老师不知这是哪位的家长,就走过去问:“你好啊,大姐,请问你找谁?”

    “冷面!”娘亲气冲冲地直走,老师有种预感,于是准备拉住她,哪知她手一拐,就弄开了,“别拦我!”

    冷面见状,预感到是什么事了,但也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,后来,娘亲走过,把他从队伍里拖出,一下子把他按跪在地上,然后用竹条开始抽打,打时嘴里面还骂:“你个没用的东西,倒数第一啊你,长本事了你,还学会撒谎了是不?”

    那一条一条的抽打,冷面的背上鲜血淋漓,破开的衣服都粘在长条状的伤口上了,娘亲这时骂得更狠:“就你这样,真是妄我把你养这么大,原以为你可以让我沾沾光,结果,真是一点好处都没有!”

    说时,竹条在他背上划过,带起一阵轻微而尖锐的啪啪响声。

    这么狠的一顿抽打,娘亲却丝毫没有顾及过冷面的自尊心,在众目睽睽之下,只是打得越来越狠。

    此时,冷面在心里,其实已经有了很深的怨气,毕竟当众出丑,是有够丢脸的,话又说回来,谁又能把这种羞辱的惩罚当做一场享受呢?

    这时,其余的人都成了旁观者,而比子,还在那里看得开心!

    这时,老师出手制止了,他一把抓住兰香的手腕,重声说了句:“别打孩子了,这样只是在害孩子!”

    终于,那根竹条从蔡兰香的手里滑落,摔到了沾着血的泥土上。

    随后,娘亲俯身望着冷面,摸了摸他的脸后,小声说:“冷面,希望你能明白,这个世界不需要废材,我也同样不需要,即便你是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,娘亲拿起竹条,头也不回地离去了,她走时最后说的那句话,的确够狠毒的,但也不得不说,那才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