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月下无戈 > 成第四章 武学堂
    

    转眼间,过去了八年时光,世间万物都被染上了一层沧桑,这八年里,花草不知凋谢和重生了几个轮回,蝉蛇不知眠去了几个秋冬,凤梨城内的冷面也不知道修得个怎样的果,不过,对于他修炼得如何先不必说,值得一提的是,这八年的时光,冷面那个“练武奇才”的称号,都被她娘亲吹到了城东蔡婆子家去了。www.bqgzw.com

    冷面所在的凤梨城内,有一座小山,这山因为在冷面家的正后头,所以,又被冷面亲切地叫做“后山”,这后山上面,有一大块平地,那里很适合打拳。

    这一天,一个临近中午的时辰,在那后山的平地上,正站着一位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这时,紧闭双目,吐纳空气,四周疾风吹得很响,枯干的树叶在天上旋飞,飞不到树梢,便又被风抛弃,狠狠地摔落在地上,突然,少年一动,便打出一套拳法,不仅是快,更是好看,他那鲜红的头发,在疾风地阵阵骚扰之下而摇摆不定,一眼望去,这少年的容貌神情,像极了八年前的孩子——冷面。

    对,他就是冷面,时隔八年,他的头发更鲜红了,人也高了,至于容貌,已不是当年那娃娃样了。

    很快,冷面练好了拳,便抹去一头的汗珠,再去取下挂在身旁树上的衣服,就下山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饭菜都已经摆在桌上,娘亲在一旁等候,冷面来了她才动筷子。

    饭桌上,娘亲问:“冷面,练得咋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还是和平时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没退步的话就好。”

    冷面这时,瞥见家里另一张小木桌上端放着的一篮子苹果,就问:“罗娘又拿苹果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,这次是马婶拿的。”娘亲说完,夹起一片菜,然后拌饭一起吃下,有滋有味地咀嚼了一番,“唉,今天城东的武学堂可已经开始招人了,你也十五了,不是该在家里呆着的年纪了,今天,你要跟我去报道哦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的,娘,这事你都唠叨了半年,我怎会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就好,记得母亲才高兴,

    还有,冷面,到了武学堂一定要刻苦努力,等到你成为战候的那一天,我会为你而感到光荣,相信你那死去的爹也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努力的。”

    饭后,娘亲叠好两件衣服放进包袱里,又赶紧往里面塞了二十铜文贝,一切准备就绪,他们就朝城东直去。

    刚出发不久,他们就碰见个买糖葫芦的大叔,这大叔面善,冷面也光顾过他生意几次,这一次又来了,不同的是,这次是娘亲主动买,她买了一串糖葫芦后递给冷面,冷面吃着走,娘亲则在旁边笑眯眯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大约在半个时辰后,母子俩来到了武学堂,到这里的时候,这里无人,连街道都空旷得很,冷面这时,对着那武学堂仰头一望,一块破损严重的木牌匾上依稀还能辨认出五个大字“凤梨武学堂”,两边的支架费力地撑起牌匾,而牌匾下边,是一扇稍微挪动就会嘎吱叫的苍老木门,门上面有一个不知谁画的蜗牛涂鸦,至于门槛,不知是被谁踢掉了一块。

    冷面一看这地方,印象便不是很好,另外一件事是,由于前天刚下过雨,浸湿的木门散发着霉味,隔得老远都能闻见。

    他们走了进去,就看见一个操练场地上,有一个悬挂着小钟的木架,木架的一旁,摆着一张长桌子,长桌子那里,坐着两个高挑的男人,他们是城里的小官,现在是负责收钱的。

    娘亲拉着冷面过去,然后问:“两位当官的,我送我儿子来这里面学习,你们看行吗?”

    “行,怎么不行,交了钱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啊,那太好了,要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一百铜文贝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身上带着哩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摸出一百铜文贝来递给那二人,随后,那家伙也拿出一沓册子说:“登记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随后,娘亲就写下冷面的名字,然后在轻递给那人。

    那人这时瞥一眼册子,又望着冷面说:“简木冷面,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冷面回答道。

    那人轻笑一下,

    说:“这个名字,你是那个练武的奇才?”

    娘亲这时抢着说:“哪里哪里,那都是人家捧的,别当真。”

    说时,娘亲的笑声里可真是充满了谦虚啊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就不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娘亲有些纳闷,于是问道:“当官的,你还担心个啥?”

    “哎,大姐,你不懂,武学堂又不同于往日,现在是招不到人的,因为有很多人,从一开始就决定当农民,所以才没办法?”

    “啊!当农民,那他们不想当战候?”冷面插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当然想,但也只是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还是没说明白,你担心什么。”娘亲说。

    “我担心你儿子是第二类人,就是来了,却成天混着日子,对个战候也只是抱着碰碰运气的心态的那种,因为这种家伙,多半通不过试炼,成不了战候,只不过是在丢武学堂的脸罢了,当然,这种家伙来报名,钱也照样要收的,不过,我倒还是更偏向那收那些真正有才能的人,因为他们,会给武学堂长脸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你放心,我对我儿子放心得很,也保证你们能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放心地一笑,随后想起正事,就用笔尖指着这里边唯一的建筑物,面朝着冷面,“哦,对了,那栋建筑就是武学大堂,住处的话,也在里面,在左边走廊,你住二号房,洗漱用品都已经帮你们备好了的,另外,明天卯时正初刻时分,来操场集合,要和老师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的。”冷面应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你现在可以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冷面转身面向娘亲,娘亲也在望一眼冷面后说:“孩子,我在你包袱里放了些钱,饿了就买些吃的,别饿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娘亲等着看见你成为战候的那一天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娘,我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冷面说完,便缓缓朝个堂里走去,娘亲温馨地一笑后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