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月下无戈 > 成第二章 罪恶时代
    

    那之后不久,空无一人的街道上,浮现两道人影,那是一对乞丐母子,母亲不算年迈,孩子尚还年幼,二人缓缓而来,沉重的步伐之中,有一股疲惫的味道,苍白的面容之中,也有掩盖不住地饥渴之色,这样的异乡人,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。www.bqgzw.com

    这会儿,他们走到那战侯府墙外,就听见里边一片欢闹声,母亲这时便对孩子说:“孩子,这家好像在作宴,你在这里等着,我进去给你要些吃的来。”

    那孩子幸福地点了点头,母亲便是掏出一个破碗,曲着身子,慢摇慢摇地靠着墙走,等见到大门,她就抖抖身子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进门时,正巧赶上给最后一个赏金犯行刑,那一刀下去,头落进木桶,鲜血喷洒而出,她看见吓得闭眼,并轻叫一声:“啊!”

    虽说这种事,她也见过不少了,却还是怕,那乞丐母亲心里想:“哎,得赶紧要到吃的早些离开,这可真是块不详地。”

    于是,她更加小心翼翼,作出个不会惹怒任何人的姿态,谨慎地走到了人堆之中,和气地讨要些食物,这回,她先是向个五官端正的家伙讨要,那人见着她,就是叫道:“死要饭的,离我远点,要是弄脏我的衣裳,小心拉你上去砍了。”

    那母亲连忙道歉,见事态平息后,她就跑远些,问下一个人要饭,可下一个人,也是依旧如此。

    乞丐母亲走了一圈,一无所获,最后,她在一个角落发现一张无人坐的圆桌,那上面摆满了佳肴,顿时间,诱惑袭来,母亲打算偷塞个鸡腿到衣兜里,可那手刚伸出去,就又缩了回去,因为她知道,今天来这里的,凡是穿着稍正一点的,那都可以大吃大喝,因为都是贵客,可是,这位母亲不行,因为他是乞丐,只要她伸手去拿了,那就叫偷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母亲选择继续讨要,实在不行,她会在地上找些脏的食物,但就是不会动桌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时,三个孩子见府里没了刺激,就抓几把桌上的瓜子,去到外边玩去了,此时地上,一只狗在嗅食物。

    一阵子后,府外传来些动静,而且越来越响亮,连个冷面都察觉到了,于是,他也抓了把瓜子,出去瞧瞧情况,他沿着那墙走,声源越来越近,过了一墙角,他便在一条幽深的巷道之中,发现以下一幕:三个孩子围着个小乞丐。

    那三个孩子脸上,是一丝很诡异的微笑,这三个孩子,都是有名字的,最大最壮最嚣张的家伙,叫作楚正春,他旁边的两个家伙,一个叫平子,一个叫阿宝,两人都是那楚正春的下手,当然,所谓的下手,只不过是小孩子之间的叫法。

    这时候,被这三人堵截在这儿的小乞丐,看上去有些胆怯,但,没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冷面靠了过去,三个孩子见是冷面,也没大惊小怪,话也没搭一句。

    突然,楚正春靠近了小乞丐些,然后揪起小乞丐头发,就说:“要饭的,这头发长得这么紧,平时伙食一定不差吧。”

    小乞丐这时,早已经吓得呆愣愣的,就算楚正春扯得再痛,他也没有说话,突然,一大撮头发,小乞丐那额头上边一大块的头发被扯了下来,他的头出血了。

    楚正春见状,就抬起小乞丐的下巴,说:“是哑巴吗?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顺手扇了两耳光,然后瞪着他。

    小乞丐这时,哪里还敢讲话,他怕得不得了,连眼泪都是强忍住的,片刻后,楚正春吼叫道:“你娘的,竟然敢不回答老子话,在不说话,信不信老子我弄死你啊。”

    他在发抖,就是不敢讲话。

    这时候,平子突然说:“老大,这小子不讲话,咋们就把他衣服扒了吧,如果在不行,就带过去给大人们看,让这家伙也出出洋

    相,看他还敢不敢不给老大你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吖,是个好办法,就这么办!”

    于是,三个人的手便伸向了小乞丐,很快,小乞丐的衣服被撕开了,他便害怕地叫道:“不要,不要扯我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哟,说话了,我还以为你哑巴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几位大哥,求求你们,别弄坏衣服,这是我娘好不容易帮我要来的,不要弄坏啊!”

    “要来的?我看是偷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偷,是要来的。”他说时,似乎已经有眼泪出现在眼睛里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偷的!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偷来的!”他愤怒地一声大吼,惊住了众人。

    片刻后,回过神来的楚正春吼道:“死要饭的,神气什么,平子阿宝,扒光他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们下手更快,才一会儿的工夫,就把他扒个精光,他只能蜷缩在那里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楚正春把他的衣服一丢,然后看他赤裸的全身,得意地一笑,这类眼光,就像在看一件自己亲手塑造的艺术品一般。

    突然,平子说:“他好像尿了!”

    于是,三人就往下看,见一泡黄尿洒出,一瞬间,他们看得大笑,在个一旁观望的冷面,也是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孩子冲了过来,一下子护住了那个乞丐,并给他盖上一件衣服。

    冲过来的这个孩子叫作友子,是冷面打小的朋友,他的头上,捆着一条永远会戴着的红头巾。

    楚正春认出了友子,就叫道:“友子,你干嘛,这个乞丐可是老子先发现的,他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友子这时,回头看一眼他们,吼叫道:“你们怎么能这样做,乞丐不是人啊!”

    “是吗?如果是的话,那很抱歉,因为我从来没有把他们当过人看过,至于你,我劝你少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冷面这时,也是被打扰了雅兴,便是说:“友子,稍微玩一下,又不会怎样,你快走开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友子的母亲在远处见着友子掺合杂事,便是跑了过来,拉着友子大骂道:“友子,叫你少搅合这些破事,快,跟我走!”

    友子不依,他母亲便硬把他拖拽走,拽到一个中年男子的身边去,然后一行人离开了这里。这时,小乞丐的母亲依旧在战候府上奢求食物,浑然不知外面发生着什么,她是依旧卑躬屈膝地讨要食物,为了她的儿子,地上那机灵的狗,在客人的脚边窜来窜去,嗅到一些对于客人而言不干净的食物,但却足以解决饥饿。

    这下,没了碍事的家伙,楚正春又是心大胆了起来,他再次扒下乞丐衣服,扔到一旁去,这回,小乞丐再也忍受不了,他吼叫道:“你们这些家伙走开!要是我成为和平道人的话——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他又突然把话咽下去了。

    短暂的宁静后,又是掀起了一场大笑,那人笑话他说:“和平道啊,我就说嘛,只有像你们这类下贱的人,才想着那种低贱东西。”

    乞丐这时,再也忍不了的吼叫道:“和平道,才不是什么低贱的东西,它是我的梦想,不允许你们践踏。”

    “哟,你还敢犟嘴,平子阿宝,给我打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们三个撸起袖子,对着那乞丐就是一顿毒打。

    冷面在一旁鼓掌,又用那瓜子壳丢他,说:“低贱,学我要当个战候不好?”

    三个人的拳头砸向那小乞丐,此时的巷道之中,到处飘荡着小乞丐痛苦的叫声。

    很快,这三人的拳头都沾上了血,小乞的丐脸被个打肿,并流淌出几股鲜血来,又过了一阵子,那个乞丐没作声了,双臂也是自然下垂着的,这时,楚正春惊恐地叫道:“停,停!”

    “老大,怎么了?”两个下手把个目光移向楚正春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怎么了?不会没气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。”平子阿宝回答之时,额头上都惊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“平子,试试他还有没有呼吸。”

    平子怕,就说:“老大,我不敢,你试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,楚正春捏拳头吓他说:“快试,不然揍你!”

    于是,平子只好慢慢将手探过去,碰着个乞丐鼻子,他突然大叫一声:“啊,没气了,啊,真的死了!”

    “那咋们会不会——”楚正春这时,身体一阵颤抖,他额头上的冷汗,正吸纳着空气中的阵阵凉气。

    “杀人了,咋们也是下贱的人了!”平子惊恐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,没人知道。”阿宝说。

    “对,不说出去就好了,你们谁也不许说出去!”他紧张地查视一下周围,发现街道上没人,巷道里更是安静,这一眼一望,只能看见冷面一人,于是便拉他过来,然后说:“这个事,咋们四个都拖不了干系,谁也别想着跑。”

    冷面一听,不屑地一笑,还说:“呵,跟我有什么关系,又不是我杀的,要说低贱,那也是你们三个人的事,与我何干!”

    楚正春一听,立马过去抓起他衣服,然后握住拳头,做好准备打他的架势,然后说:“冷面,你要是觉得和你没关系,那好,我现在就送你下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冷面见正春这架势,吓得连忙吞口水并笑着说:“正春,跟你开玩笑的嘛,放心,我一定会死守住这个秘密,而且和你一起承担这个事的。”

    正春见冷面识相了,就放了他,并好言道:“这就对了嘛,咋们一起承担的话,才可以做朋友嘛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用捏起的拳头示意平子和阿宝,然后叫道:“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你是大哥嘛,怎敢不听你的呢。”二人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,正春得意地一笑,很是开心啊,片刻后,他们收拾一下现场,正欲逃,可突然,一条狗过到巷子里来,在那小乞丐的尸体上嗅了嗅,又开始咬,直至咬烂了脸,而这一幕,正巧被个赶来的乞丐母亲看见,母亲慌忙地跑过来,立马赶走了狗,跪下去抱起孩子,可这时,他却叫不醒他,叫着叫着,母亲的眼泪落下,她带来的破碗里,盛着半块鸡腿。

    四个孩子在一旁没有作声,母亲一阵哭泣后,总算有些冷静下来,她和气地问:“我这孩子是咋死的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死的?你难道没看见?是刚刚被那狗咬死的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母亲便起身追着那狗打,正当她要打死那狗时,楚正春又说:“不要,你可不能杀了那狗,那可是战候大人家养的,地位可比你高多哩。”

    母亲这时,似乎无法反抗得了这句话,权贵在她心中,不仅是人上人,更是一种永远不能抗逆的阴影,慢慢地,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只是抱着孩子咽呜几声,就背着孩子,静静地离开这片地,他们的背影,逐渐嵌入在黄昏之中。

    等到那母亲离开,楚正春松了一口气,得意一下:“什么嘛,这么容易就摆平了,走,进去玩去。”

    四人嬉笑着,就进到了战候府,随后,冷面找到娘亲时,娘亲正问他:“咋样,战候的生活可以吧,现在有想法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活得不下贱,的确很好!”

    “那么,从个明日起,你可就要苦心练武了嘞。”

    “娘,放心,我会加油的,一定记得给你长脸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刚好赶上最后的狂欢时分,那爆竹噼里啪啦地一阵乱响,而在这城外,一只瑞兽天禄时隐时现,这,足够证明这是个吉祥的天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