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家小说 > 科幻小说 > 月下无戈 > 成第一章 荣归故里
    

    月,对于这个世界的意义是非凡的,它好似神明一般,不过此时,是个白天,明亮的月不见踪影。www.ltxiaoshuo.com

    秋风萧瑟,爆竹稀里糊涂地几声炸响,下人摘扔掉猫头牌,并在上面踩上两脚后,挂上了大红灯笼。

    这是战候大府上此刻的场景,有些热闹,而那大府的对门,一位妇女正给个七岁小娃换上件新衣,她个手一颤一颤地,穿扣好娃娃衣裳,也时不时偷偷摸摸地望上对门几眼,这一望,就个愣住了,这一愣,可就不知要多久。

    很久后,那小娃子不耐烦,就略带些厌烦地说:“娘亲,你给我穿个衣,要弄个多久啊。”

    娘亲一回过神,就是凶道:“冷面娃子,你别不耐烦,我生了你,现在又一个人养你,你还有什么好烦好怨的。”

    “娘,冷面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,过路的风吹进窗来,轻抚过这个叫冷面的娃子的一头红发,也带来一丝多愁善感。

    娘亲这时又望着那战侯府,一声叹息:“哎,这辈子,怎么就嫁给你爹了,看人家战侯府,怎么看怎么让人羡慕啊!”

    “娘,你瞧不起爹,爹可从未瞧不起过娘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个要饭的,还敢瞧不起我吗,在家里,可是我这个作细活的当家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。”

    “哎,那死家伙也走了快一年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娘,你想他了?”

    “才不会,我现在想的,只是改嫁。”说完,娘亲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娘,你又咋了?想改嫁,改不就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哎,娘现在,都成老婆子喽,哪里还有人要,大好的青春,可都浪费在你那穷爹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,娘亲的脸,的确像极了一块干巴的土,那攻陷满脸的皱纹,犹如那干旱田里撕裂开的纹痕,这都是在那蹉跎岁月中,被那穷困潦倒的生活无情伤害的铁证。

    冷面这回,也是仔细地看了下娘亲的脸,然后说:“娘,你的确难看了许多,估计是不能改嫁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所以,冷面,你爹没作为就罢了,你可不能也没出息,娘现在,可是全指望你给我长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,娘,我一定会给你长脸的。”冷面回答道。

    娘亲每次听见娃子这么回应他,脸上那愁苦就烟消云散,那对窟窿似的眼睛才活灵活现起来,娘亲这时,又望了一眼对门,然后憋不住兴奋地说:“冷面娃子,你以后,去当个战侯咋样?”

    “战候,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战候是这个世界的威望,成了战候,啥也不缺,并且高贵,也是像咋们这类穷苦人家唯一可以改变命运的道路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吧,只要是娘说的,我都会尽力而为的。”小娃子昂头又想了想,“不过,娘,你得给我买根糖葫芦才行。”

    娘亲听见孩子这话,便是开心一笑,然后说:“行行行,只要你听娘的,那糖葫芦,就算你要吃个千根万根,我也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娘。”小娃子一把抱住个娘亲,两人也是头一回如

    此幸福的相拥。

    这时,楼下响起阵清脆的敲门声,并有人在门外大喊:“兰香妹,你咋还没弄好嘞,你可真是我祖宗,哎,快些下来,全城的人,就你还在这拖拉了。”

    娘亲一听,连忙拉上孩子就走,一开门,就见门外那人抱怨道:“我说兰妹,你今天是怎么了,战侯鲁四房从花都回来,这么大的事,又不是没提前和你讲,你却还在家里,难不成你是不晓得,迎接战侯可得是要个全城的百姓一齐迎接?”

    娘亲听完,便连忙道歉:“村长,不好意思,有事耽搁了一下,这喜庆日子,给我儿冷面换件新衣裳,这不才弄好嘛。”

    原来,这个有了白胡子的家伙,是这城西村的村长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摆摆头,连忙催促着说:“走了走了,快走了,我可不想因为个你们母子俩,弄得我个村长官儿都没得当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三人便匆匆忙忙上了路,他们得赶紧去才行,要及时赶到,然后在城门口喜迎战候,换句话说,也可以是,战候来的时候,必须看见所有人在那里恭候他。

    此时空中那风,吹得呼烈烈地响,吹得赶路人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他们到了城门口子,这时,千户人家可都在这里候着,村长们赶上,也找了个地儿站着,很快,战候登场了。

    战侯骑着匹好马,穿着喜庆的红色锦衣,至于官帽,也是稳稳当当地套在脑袋上的。

    他的来临,自然有士兵跟着前行,不过,有个情况就让人觉得莫名其妙了,那就是马车后,竟然拉拽着七八个戴着脚镣的家伙,像是囚犯,此刻的他们,面容十分憔悴,发紫的嘴唇不仅干裂,更是有磨破了的,他们身上,全是被铁链磨出的带血伤痕。

    马车拉拽着这样一群人,驶向战侯府,而迎接的人们,也是紧跟着而去。

    战侯府上,早就摆好了宴席,战侯一到,宴会开始了。

    一桌有二十道小菜,十八道大菜,鱼猪鸡鸭,肉种皆全之,一位客人看后,不禁叹道:“战侯就是风光,宴席都能有这么大排场!”

    这时,战候站上个高高木台,对着众人发表讲话:“各位,感谢同乡的各位来迎接我陆四房,今天,也是喜庆,所以我也特意给你们带来了一个有趣的活儿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手一挥,士兵们押着那些囚犯模样的家伙上台去,并把他们按跪在地上,另外的一些士兵,带来些木桶和一把乌黑亮的钢刀,一切准备就绪,鲁四房便指着那些人,对众人说:“这些家伙都是些山贼强盗,是这个世界的败类,是下贱的狗,他们不配活在世界上,当然,这并不是主要的,主要的是,他们可都是赏金犯,项上的人头可都是值钱的,所以,今天,由你们来砍他们的脑袋,然后,到我这里来换钱。”

    下面的人聚精会神地听着。

    这时,战候嘴角上扬,大喊一声:“现在,有人上来吗?”

    下面还很宁静,突然,一个声音响起:“我来!”

    所有人把个目光移向声源处,那喊叫的人,是一个壮汉,他上去拿起那大刀,手起刀落,哐当一声,一颗死人头便就掉

    进了木桶里,那汉子端着桶,到个战候面前,战候喊道:“这颗人头,值个一百铜文贝。”

    于是,他领了钱后,欣喜若狂,便是说:“再去砍一个。”

    战候立即拉住他说:“下去,砍一个得了,机会又不是全留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喊道:“下一个!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体型略胖的家伙冲上台去,领了个大刀后,便是要砍,可没想到,他拿着那重刀,身子就不由自主地左晃右晃,那第一刀便砍歪了,于是,下边一个家伙叫道:“李大老板,你个杀猪的,行不行啊你。”

    这一说,下边一群人也是跟着笑话哩。

    这时,那人说:“谁,谁……不行了,比起你,你……你们,我是,是有经……经验得很,别……别,不信,这种事……事我拿手,咋们屠夫,只要有钱,宰什么都……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两口唾沫吐在手心上,再是一撮,拿起那大刀便是一刀给了那家伙个痛快,随后,他提着人头去领钱,战候喊道:“这颗人头,值个四十铜文贝。”

    那个姓李的便是一口叹气,说:“什么嘛,连头猪肉的价钱都没有,真是个废人。”

    于是,他便是怀怨地下了台,下边的人,又笑话了他一次哩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被个吸引,这次说话的,是冷面的娘亲。

    顿时间,所有人对她刮目相看,纷纷竖起了大拇指,夸赞道:“好家伙,真是够胆啊。”

    也有人说:“女人!肯定会深得战候大人的喜爱。”

    这时,他娘亲走上台去,握着刀,她要砍头了,只见要被砍的那家伙,身体止不住发抖,也不敢看那女汉铁青的脸,说起来,他是犯了什么罪,也无人知道,以后也不会有人去在乎这些了,只是那一刀下去,又是一份钱,她去领钱,战候说:“这个人头价值三百铜文贝。”

    这一说,底下一片惊叹,眼睛都红了,还没等人先下去,人们便是争先恐后的上去,下一个,杀了个老头,不知其身份,只能看见他手臂上一个类似“蜗牛”的漩涡纹身,这是仅有的印象,然后,他就去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冷面也情不自禁地一声大叫,并拍手示好。

    台上一个接着一个的脑袋被砍,下边的人却在狂欢,他们嬉笑的嘴脸无疑都被那砍头瞬间的刺激打动了,尽管那看上去,就和宰猪宰羊差不多,但依旧会怦然心动,这时候,一旁的鞭炮声响起,这一天又热闹起来了。

    突然,一颗人头从台上滚落了下来,也是这时,战候惊慌地叫道:“那可是本场的终极奖励,价值一千铜文贝啊!”

    这一说,台下的人也开始疯抢,犹如在争食的野兽。

    冷面看着人们,每一刻都记录在眼里了,又是突然,一颗黑乎乎的东西飞到小娃子的面前,冷面看见一眼五官被抢烂的人头,这是他第一次见,他吓得身子一颤,不得在动弹,可他个眼前,突然闪过一道黑影,那是个小孩子,那个孩子笑着跑来,一把抓起那颗人头,就直冲到台上,领钱去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