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霍家小说 > 武侠修真 > 大魏厂公 > 第二百七十六章拼命

第二百七十六章拼命

作品:大魏厂公 作者:落叶知凉 字数: 下载本书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    

    “某徐丑,请严千户赐教!”

    中年将领来到了严冲的对面,那面庞上充满着森冷,还有一股子无法形容的煞气,一看便是从尸山血海之中杀戮出来的,绝非常人能比!

    “徐统领,还请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严冲感受着对方身上的这般气势,那面庞之上也是露出了浓浓的森冷意味,还有一抹决然,说话间,他左脚往后退了半步,长臂伸展,钩镰枪对准了徐丑!

    两人这般架势,一看便是就要动真格的!

    张骁双手负在身后,在另外两名将领的陪同之下,来到了练武场的一处恰好观战位置,又有人为他送上了座椅,然后笑眯眯的看着接下来的比试!

    而那众多的东厂番役们,则也都是纷纷环绕在了四周,众人都能看的出来,这神威将军张骁份名就是过来找麻烦的,他们都希望严千户能够打赢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这般安静的场面持续了一瞬间,那徐丑目光陡然一寒,整个人便是变成了如同龙虎一般的气势,手中的斩马刀也是悍然而下,直奔严冲面门而来!

    霸道凶悍,煞气凛然!

    “来的好!”

    对方不愧是从沙场之中千锤百炼的猛将,这刀法大开大合,给人一种格外张狂肆意的感觉,而那气势之中,更是有种毁天灭地的意味!

    严冲面庞上露出盎然战意,大喝声还未落下,便是已经出手!

    咻!

    钩镰枪直接上前,挑在了那刀锋之上,然后枪尖又是擦着刀锋向前,飞快的朝着斩马刀的刀柄处刺去,显然是要刺向徐丑的手腕!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徐丑目光如炬,面庞如虎,那手腕微微抖动,斩马刀便已经在身前环绕半圈,以刀背位置拦截在了钩镰枪的前方钩镰上!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徐丑双臂上的力道猛然暴涨,甚至可以看到那肌肉还有筋脉都微微的鼓了起来,紧接着,狂暴如浪潮的力量顺着那刀锋倾泻而出!

    严冲自身的内力不如徐丑,而这力量更是显得不足,这一瞬间,只觉得手腕颤抖发麻,差点儿将钩镰枪都给扔出去,他强忍着酸痛,连忙是蹬蹬的倒退了出去!

    而再抬头,看向徐丑的目光,更是充满了震惊,还有忌惮!

    这家伙的力气,实在是太大了!

    或许,应该是修炼了某种强大的外家功夫,再配合他在沙场之上千锤百炼,如今就像是一座战斗机器,给人无坚不摧的感觉!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心中思量间,那徐丑冷哼一声,再度朝着严冲掠来,眨眼之间,已经迈出了步,来到了对面,之间那斩马刀又是横扫,带着呼呼风声,斩向严冲腰间!

    同样是势大力沉,无与伦比!

    叮!

    严冲这时已经不敢硬碰硬,只能借助自身的身法与之周旋,他瘦削的身子微微向着后方仰倒,并借机向着后方退了四五步,勉强躲过了这次攻击!

    同时,身子以脚跟为轴,顺时针转动,同时,钩镰枪以单手握着,刺向徐丑的腋下!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,枪尖已经是到了徐丑身边,却见他竟然没有丝毫的在意,那左臂猛地抬了起来,身子又是朝着旁边侧闪,钩镰枪正好落在了腋下!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甚至,挑碎了他的灰色衣衫!

    不过,却并没有给他造成什么真正的伤势,就在严冲回手撤枪的时候,这徐丑脸庞上突然是露出了一丝凶狠笑意,然后左臂猛地夹在了钩镰枪枪尖之上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他手臂以及胸腹之间的肌肉豁然鼓动,就像是一柄铁钳一般,重重的将钩镰枪给控制了下来,严冲面色大变,用力往后拽了一下,竟然纹丝不动!

    而更可怕的是,这徐丑好像还修炼了金钟罩铁布衫之类的功夫,即便是严冲想要转动钩镰枪,以枪头之上的钩镰来刺伤徐丑,借此将钩镰枪拽回,也是无济于事!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外家功夫!”

    这一瞬间,严冲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佩服,外家功夫本就极难修炼,而这家伙竟然还修炼到了先天境界,这简直就是奇迹!

    怪不得,一眼看过去,就给人一种格外霸气的纳觉!

    神威将军,不愧是这大梁内权柄滔天的存在,这手下,也确实非比寻常!

    喝!

    严冲心中震惊的时候,那徐丑已经是再度出手,只见他那魁梧的身子猛地沿着顺时针转动,然后竟然直接连钩镰枪还有严冲一起,都给拨动的飞了出去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严冲的身子被重重的撞在了那后面的一处木桩之上,木桩嘎吱嘎吱的摇晃,紧接着又是哗啦一声,给直接震得折断了开来!

    而严冲的面庞也是瞬间变的苍白,他只觉得胸口有剧烈的气血翻腾,那鲜血差一点儿就要吐了出来,也就是为了东厂的面子,他才勉强压制了下去!

    “严千户……”

    众多的东厂番役们看着瞬间便是落入下风的严冲,脸上都是露出了浓浓的紧张,还有担忧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很厉害,其实也不怎么样啊!”

    那同样观战的张骁看着这一幕,脸庞上却是露出了浓浓的冷笑,还有一丝不屑的意味,他早就预料到了,以徐丑的实力,想要碾压一个严冲,绝对是轻而易举!

    他就是要看着严冲受伤,然后让东厂成为人们的笑柄!

    而且,他还有更深的目的,他想要看看,那苏善敢不敢露面,如果露面的话,他身后的这名将领,也会给他苏善动手比试比试!

    到时候,或者还能够让苏善都丢人现眼!

    “看刀!”

    这时,场间又是响起了一道低沉的爆喝之声,顺着那声音看去,只见徐丑右手之中的斩马刀又是呼啸而过,朝着严冲的面门横扫了过去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而这时候,严冲还没有站稳,眼看着那斩马刀已经到了面前,他想要把钩镰枪拽回来,却依旧无济于事!

    恍惚了一下,他只好放开了钩镰枪,然后整个人嗖的往后撤退,斩马刀惊险的从他的面门之前擦了过去,斩断了一丝发丝,而他的面色也是变的格外苍白!

    刚刚那一刀,竟然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的意思!

    莫不是这徐丑有取自己性命的想法?

    “我认输!”

    心中闪过这般念头,严冲面色陡然紧张,他急忙是往后退了两步,拱手认输,这时候,认输的话总比丢了性命或者重伤要强的多!

    他也无法顾忌东厂的颜面了!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然而,即便是严冲已经公然认输,那徐丑竟然仍然没有停下的意思,只见他脸色凶悍,又是猛地往前窜出了两步,斩马刀朝着严冲的脖颈砍了过去!

    “徐统领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严冲借着身法凌厉,又是仓皇的往后退了两步,惊险的躲过了这一刀,然后有些阴沉着脸吼道,

    “我已经认输了!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认输?我觉得,严千户实在糊弄徐某,严千户的本事恐怕不止于此吧,肯定还有藏拙的意思,不必了!”

    那徐丑目光闪烁,脸庞上露出了浓浓的冷笑,然后大声喝道,

    “使出你的真本事来吧,和徐某光明正大的较量一场!”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低沉的咆哮声落下,徐丑面色更加的冷冽,然后脚尖猛地在地上踢了一脚,之前散落在地的钩镰枪直接便是倒飞了回去,直奔严冲胸口!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严冲目光凝重,双手去接钩镰枪,但是那巨大的力量实在是狂暴如潮,他感觉双臂发麻,而紧接着整个身子都是被震得蹬蹬得倒退了出去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他再一次撞在了一处练武的木桩之上,这才勉强停了下来,他紧紧的握着钩镰枪,看着目光里闪烁着煞气的徐丑,面色变的格外凝重起来!

    对方刚才那么说,分明是要继续和自己打!

    就算自己认输了,也要接着打!

    而从刚刚徐丑的举动来看,他根本就是要重伤自己,再配合着此时此刻张骁的那副阴沉冷笑的面容,严冲基本上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!

    “该死的,这张骁应该是为了张星礼来找东厂麻烦了!”

    心头闪过些许的紧张,张骁的目光也是微微的变的冷冽和决然,自己怎么说也是东厂的千户,对方既然找上门来了,而且故意羞辱,那怎么也得接着!

    就算是重伤,或者是被人把脑袋给砍了,也不能丢了东厂的脸,不能丢了督主的脸!

    “好,徐统领既然有这个雅兴,那严某就奉陪到底!”

    低沉的话音落下,严冲那目光里也是涌过了难掩的凌厉,还有一丝拼命的决然,紧接着,哗啦一声,钩镰枪在双手之间晃动,摇晃出凌厉枪花!

    “徐统领,接招吧!”

    一声低沉爆喝,严冲主动出击,而这一次,他已经是没有丝毫的顾忌,完全是使出了自己所有的本事,抱愧内力,还有神枪山庄祖传的枪法!

    咻!咻!

    枪法配合着苏善教给他的身法,爆发出比之前凌厉许多的锋锐,眨眼间便是来到了那徐丑的面前,枪尖一个颤抖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姿态直奔后者的胸口而去!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!”

    徐丑看着严冲这凌厉招数,那脸庞上依旧是没有丝毫的在意,以他的实力看来,这枪法虽然凌厉,但却少了一份融会贯通的感觉,生涩而僵硬!

    根本不足为惧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低沉的冷笑声响起的瞬间,他的身子也是已经暴然而动,瞬间来到了那长枪面前,只见斩马刀豁然横扫,以刀背撞击在了那枪杆之上,!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巨大的力量迸射,钩镰枪被撞击的朝着旁边歪扭出去,严冲前进的身子也是被带着歪扭了一些,没办法,徐丑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!

    喝!

    严冲脚步趔趄的瞬间,徐丑的身子已经是朝着旁边晃动,然后一个侧身,右手握着斩马刀,又朝着严冲的肩膀给砍了过去!

    “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严冲察觉到了那逼近的危险,面庞之上闪过了一丝狰狞的凶狠。

    反正都不是这徐丑的对手,无论怎么打,都会被对方打伤,丢了东厂的面子,倒不如用最痛快的方式,拼着自己重伤,也把对方给重伤!

    让徐丑,也让张骁知道,东厂,不是软柿子!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心中这么想的时候,严冲的身子不躲不闪,直接迎着那斩马刀的刀锋掠了过去,同时右手猛地一个颤抖,钩镰枪已经擦着地面而过,直奔徐丑的左肩而去!

    这一刺,他甚至是使出了自己最强的攻击!

    只要徐丑不躲,就给他左肩上来个窟窿!

    至于自己的肩膀,严冲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,就算是废掉,也不能弱了气势!

    不能丢了督主的面子!

    “好小子!”

    “竟然用这种手段?”

    徐丑目光凌厉,看出了严冲的目的,那面庞上也是露出了一丝震惊,还有凝重。

    他和严冲不同,他纯粹就是张骁靠着权势而带过来的,没必要为了这么点儿事情,把自己搞得重伤,或许还会废掉了肩膀!

    他不敢拼命!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一时胆怯,徐丑甩出去的刀锋豁然转弯,又撞在了严冲的钩镰枪上,一声闷响,严冲被撞的直接蹬蹬的倒退了出去!

    而徐丑也是因为仓促变招,而被震的倒退两步,面色有些发白!

    “徐统领不过如此嘛!”

    严冲瞥了瞥嘴角儿,右手抬枪指着面色难堪的徐丑,脸上颇有慷慨凛然之意。

    刚刚那一次交手,但凡是有点儿眼力的人都已经能看的出来,徐丑在气势上,已经落了下风,已经是败了!

    毕竟,今日二人的比武,可不是比试的武功高低,而是面子!

    徐丑败给了懦弱!

    “王八蛋!老子废了你!”

    徐丑自然也知道自己已经是丢人了,再被严冲这般挑衅,那面庞上也是涌出了浓浓的森冷意味,他猛地咆哮一声,直接又是朝着严冲掠去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这一瞬间,他身上的气势比之前强横了许多,而那一抹刀光也是凌厉无比,悍然如虎!

    刀锋更是炸裂如雷霆!

    “来的好!”

    严冲看着对方气势,就知道接下来的交手怕是危险,但是,纵然知道危险,也凛然不惧,这是他身为东厂千户的职责!

    为了东厂的荣誉而不退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心神闪烁,他手中的钩镰枪,也是悍然而起,直接朝着徐丑迎接了过去!

    叮!

    一声闷响,两者碰撞在一起,严冲只感觉无法形容的巨大力量顺着手臂汹涌而来,根本就是无法抵挡,紧接着,他面色一白,嘴角儿溢出了一丝鲜血!!

    而同时,钩镰枪也是被震的歪扭到了一旁!

    “滚吧你!”

    徐丑面色森冷,目光凶残,整个身子如同是山岳一般,猛地朝着前方跨出了一步,那刀锋,又是朝着严冲的肩膀砍了过去!

    必须得重伤他!

    让他一两个月都起不来床!

    “让老子滚,你还没资格!”

    严冲知道自己这一刀绝对躲不过去,根本就不躲,目光一寒,直接以右手拽着钩镰枪回身,以枪尖的钩镰朝着徐丑的腰间刺去!

    他还是要两败俱伤!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,徐丑却并没有什么在意,他已经做好了准备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他的左手猛地横伸出去,一拳砸在了严冲的右手手腕上,啪的一声,严冲的手腕剧痛,那钩镰枪前进的姿态,也是顿时停了下来!

    “哼!!”

    两败俱伤的局面破掉,徐丑面色更加阴沉,还有张狂森冷,手中的斩马刀,落下!

    直奔严冲的肩膀,势必要将其重伤!

    “严千户!”

    这一瞬间,整个练武场都是变的死寂了下来,那些东厂翻译们,脸上都是露出了浓浓的担忧,还有无法形容的凝重!

    有些番役甚至都按耐不住要动手了!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而张骁看着这一幕,那嘴角儿却是微微的挑了起来,脸庞之上的冷笑也是越发的浓郁,今天,就让这个千户重伤,甚至废掉,让东厂知道知道,自己的厉害!

    “可恶啊!”

    严冲感受着那几乎已经到了面前的刀锋,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无奈,他已经竭尽全力了,奈何自己的实力不过,而徐丑又是太强!

    今天,必定得给东厂丢脸了!

    给督主丢脸了!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,校武场的东南之处,突然传来了一阵低沉冷喝!

    正是苏善赶来!

    
推荐阅读: 绝品神医混都市 夜廷琛乐烟儿 铿锵玫瑰(gl) 首席的掌心至爱 真龙归来叶无缺 南风沉醉的夜晚 逍遥小子霸都市陈阳 捡到一只将军[古穿今] 太古吞噬诀 超凡贵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