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霍家小说 > 都市言情 > 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子 > 第277章 我们在干什么

第277章 我们在干什么

作品:在美国当警察的日子 作者:波斯少校 字数: 下载本书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    

    ♂nbsp;   对于阿姆的不配合,萨摩很看不顺眼。

    海伦妮道:“也许,他不是凶手。”

    王灯明拍拍萨摩肩膀:“伙计,也许安娜贝尔本来就是自杀的,我们所分析的一切那都是推断,我说的是在没有明显的证据之前,都是推断,讹诈,吓唬,心理战,在阿姆这个农夫之前,没什么效果,我们小看他了。”

    萨摩嘟嘟嘴,骂道:“是嘛,那我们把他们带回我们的地盘上,慢慢审,他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语气似乎已经断定安娜贝尔就是阿姆杀死的?”

    萨摩愣了愣,最终道:“你让我很难回答,我的警长大人。”

    海伦妮:“我们,需要证据,新的证据。”

    证据,王灯明怎么不想,问题是,对于这个模棱两可的案子,要找证据,有点麻烦,现场,他们找不到一点有价值的线索,唯一的狗狗,又被米林掐死,就凭着死者手腕上的刀口走向,亚当斯的妹妹席琳女士的证词,就认定阿姆,米林是杀人凶手,那显然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,王灯明才不想做那样的糊涂警察。

    新的证据?

    海伦妮说的证据,难道是她想解刨尸体,解刨尸体又能发现什么?

    对于王灯明来说,他不太喜欢动不动就解刨尸体,他觉得作为一个警察,能够在不解刨尸体的情况下查出案子,那是对死者最好的尊重,安娜贝尔看上去没什么中毒迹象,也没什么外伤,能少挨刀就少点,尽管他知道自己的想法有点不切实际,这不是一个刑事警察应有的愚蠢固执主意,但他依然这么想。

    海伦妮看出了王灯明的想法,说道:“警长,其实我们应该昨天就做尸检的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法医这么坚持,那就做吧。

    尸检就在县警局的法医解刨室做,尸检结果,需要一点时间,米林因为虐杀动物,阿姆有杀人动机,两夫双双进了县警局羁押室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尸检结果出来,尸检报告让王灯明傻了眼,第一,死者死亡时间不对,也就是说,死者在自杀的那个晚上之前就已经死了,王灯明问结果会不会错,海伦妮坚持说,不会,死者的死亡时间比亚当斯报警说的死亡时间至少提前了十二个小时,她可以认真负责的确定。

    更让王灯明意外的是,在死者的下体中,发现了男人的**,也就是说,安娜贝尔在死之前,曾经跟男人在一起,而且,还有男女之间的床上行为。

    这让王灯明就好奇了,安娜贝尔的最后一任男朋友不是在外地,不在农庄,那么安娜贝尔跟谁上床了?或者,她是被拿个男人给强行了?

    案情突然变成这样,猝不及防的,萨摩也蒙了。

    “头,案子似乎比我们想象中的更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立刻把约翰.汉克捉拿归案,我怀疑那贱人在耍我们!操!”

    约翰.汉克,安娜贝尔的男朋友,自己说,他跟安娜贝尔一个月前分手,到底分了没有?

    中午时分,约翰.汉克火急火燎的主动‘归案’,西斯将自己的办公室借给了王灯明,就在县警局的刑侦队,王灯明见到了这个看上去很有时尚气息的黄毛卷发年轻人。

    王灯明问了几句,立刻把他弄进了化验室。

    结果比对很快出来,遗留在安娜贝尔体内的残留物,不是约翰.汉克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让王灯明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安娜贝尔回到农场的这些时间,除了带莓球回来,就没带什么人回去,亚当斯也说,没看见约翰.汉克出现在农场,难道是约翰.汉克偷偷的来?

    约翰.汉克特冤枉,在王灯明的逼问下,举着手指对神起誓,自己真的没撒谎,一个月前,他和安娜贝尔真的分手了,更没旧情复燃,跑来农场和安娜贝尔偷偷的约会。

    没法子,王灯明让约翰.汉克这个曾经是安娜贝尔大学同学的倒霉蛋先回去,随时接受调查。

    警局内,萨摩道:“头,案发的时候,农庄就两个男人,一个是亚当斯,一个是阿姆。”

    王灯明:“亚当斯,显然是不大可能,他是安娜贝尔的父亲,阿姆,可能性倒是很大。”

    萨摩露出奸笑:“那还等什么,让那该死的去化验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阿姆在抗议声中被送进了取精室,骂王灯明是神经病,白痴,蠢货,披着警察皮的低级流氓,王灯明才不管,然而,结果一比对,安娜贝尔体内的残留物,不是阿姆的。

    萨摩:“老实说,那个农夫胜利了,是吗?”

    海伦妮走进办公室,说道:“警局的其他人看我们的眼神不对。”

    萨摩大笑:“当然不对,他们把我们当成一群乡巴佬!”

    海伦妮啼笑皆非:“你才是货真价实的乡巴佬!”

    玩笑归玩笑,案子弄到这个份上,总不能把老亚当斯送进化验室比对一下吧?

    “从科学的角度看,我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。”

    海伦妮的这句话,显示出,她想对亚当斯下手,王灯明暗想,这德国裔妞儿果然够严谨,够狠,萨摩听了,急忙摆手:“不不不,亲爱的法医,你不能这么干,亚当斯是安娜贝尔的父亲,他那么爱自己的女儿,你说的,太不真实,我们要是那么干,别人肯定会说我们是疯子,不能那么干的,绝不能。”

    “任何的疑点,我们都不能放过,你们是专业警察,难道还需要我这个法医提醒,我再次说一遍,根据亚当斯的说法,安娜贝尔回到农场,接近一个月,哪里都没去过,就在农场里,而农场里,除了亚当斯,阿姆两个男人,就没有第三个男人进来,阿姆排除了,那么就剩下亚当斯,他虽然老了,但仍然具备与女人上床的能力,因此....”

    王灯明打断了她的话:“够了,你难道想说,是亚当斯杀了自己的女儿,然后伪造自杀现场?”

    海伦妮肩膀一耸,像个男人那样耸肩膀:“警长,你说的这种可能,也许是一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萨摩摇头,胸前划着十字:“哦,上帝,上帝,我们在干什么,我们在亵渎神灵吗?“

    。m.

    ( = )

    
推荐阅读: 绝品神医混都市 夜廷琛乐烟儿 铿锵玫瑰(gl) 首席的掌心至爱 真龙归来叶无缺 南风沉醉的夜晚 逍遥小子霸都市陈阳 捡到一只将军[古穿今] 太古吞噬诀 超凡贵族